【雙花】鳳求凰 05


*修改過的版本
*原本的08+09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嗚嗚嗚(好好說話行嗎
 



  今日張佳樂被張父臨時派去店裡頭幫忙。也不知怎麼的,分明不是什麼大日子,客人卻異常地多,讓張佳樂連一絲偷懶的空檔都抽不出來。回家後實在是累極了,當晚便早早睡下。

  半夢半醒之間張佳樂似乎聽見了有人在敲窗。他原先以為是錯覺,於是翻過身去用棉被蒙住頭,完全不加理會。可過了好一會,外頭的敲擊聲還在持續著,完全沒有要停下的意思。張佳樂被這麼一打擾也睡不回去了,他迷茫地睜開眼睛,爬起身來往外看了看,天還沒亮起來呢,會是誰一大清早的跑來敲他的窗戶。

  帶著點被吵醒的惱火,張佳樂披著外衣走到窗邊,推窗往外頭一看,一身獵裝的孫哲平就站在外頭,見了張佳樂探頭出來,朝人咧嘴一笑。

  張佳樂整個人都醒了。

  「你瘋啦一大早的在這幹麻!……等等、不對,你怎麼進來的!」

  「我翻牆進來的。」孫哲平一派輕鬆,神情還有些得意,「你們家牆那麼低,要翻進來太容易了。」

  張佳樂翻了個白眼。

  「唷,不高興啊。」孫哲平笑,「帶你去城外打獵要不要?」

  「要要要!」張佳樂想也不想地猛點頭。

  他又問:「那我們怎麼去啊?」

  「騎馬去……你別跟我說你不會騎馬。」

  「我當然會!」張佳樂故作惱怒地鼓著臉頰,下一秒又扁起嘴,換上了煩惱的表情,「可是我一騎出去就會被發現不在城裡啦。」

  孫哲平沉吟了會。

  「那不然你和我一起吧。我帶你。」

  張佳樂馬上反對,「不要!為什麼不是我帶你!」

  「因為那是我的馬。」

  「……」

  張佳樂無法反駁。

  「所以你要不要去?」

  兩相權衡之下,張佳樂忍辱妥協了。

  他先在桌上留好了字條,接著才飛快地換上了輕便的衣服。仔細想了想自己似乎也沒什麼好準備的,於是就這麼兩手空空地翻窗出去。孫哲平看著張佳樂的一連串動作,覺得有些好笑,「你傻呀?好好的有門不走你翻窗做什麼?」

  張佳樂恍然大悟,隨即指著孫哲平怒道:「還不都是你站在窗邊誤導我!」

  孫哲平才懶得理他,「那你等會可得記得別走正門啊,這次是真要翻牆了。」

  「我又不是笨蛋!」

  翻牆對時常溜出去外頭撒野的張佳樂來說並不是難事,但要做到像孫哲平那樣從牆頭上縱身一躍便直接飛身上馬就不是他能力所及的事了。那時張佳樂才剛翻上牆,看著孫哲平輕輕鬆鬆往下一跳就順勢跨到他停在牆邊的馬上,目瞪口呆。

  孫哲平瞧張佳樂呆愣在牆上的模樣,打趣道:「別看了,你做不到的。」

  「……了不起啊!」張佳樂氣呼呼地跳下牆,快步跑了過去,在孫哲平的幫助下上馬坐在他後頭。

  「自己抓好。」孫哲平說,一邊不動聲色地拉過張佳樂的手,帶到自己腰間上,「摔下去了我可不管你。」

  「……你放心,要是摔了我一定會拖著你一起下去的!」

  說是這樣說,但張佳樂還是乖乖攬住了孫哲平的腰。

  這時候孫哲平突然想到一個問題:「張佳樂。」

  「嗯?」

  「你會射箭麼?」

  張佳樂聽了一愣,「欸?」

  顯然是不會的。

  「大不了你教我嘛。」為了能和孫哲平說話,張佳樂稍微往前坐了坐,把臉湊到孫哲平旁邊,像是在講悄悄話似地,「不會太難的吧?」

  原先那個香囊給出去之後張佳樂又換了個新的,剛才離得遠沒查覺,現下兩人一貼近孫哲平就聞到了那香味,覺得比之前更香更甜了。孫哲平恍了下神,遲了好半晌回答:「……或許吧。」

  雖然嘴上客氣,可他心裡卻想,還不知道你弓拉不拉得滿呢。

  「那就好啦。」張佳樂大手一揮,「出發!」







  平心而論,就初學者來說,張佳樂算是個挺好的獵手。

  手穩,準頭夠,姿勢標準,也跟得上移動中獵物的速度,可惜只有一個缺點──力氣稍嫌不足,因此箭的落點和目標總是差上那麼一點。一開始張佳樂還能勉強自己多使點勁,好把弓給拉滿,可隨著一次又一次不斷地拉弓放箭,他那平日從來不加鍛鍊的手臂已經開始發痠,到最後將弓弦能拉到七、八成就已經是極限了。

  期間孫哲平多次想說服張佳樂停下來休息一會,可張佳樂不知怎麼地硬是倔上了,非要射中了獵物才肯罷休。

  「……好了,夠了。」孫哲平勸到最後也有些上火,「過猶不及這個道理你總該知道吧?」

  張佳樂聽了噘起嘴,沒說話。孫哲平見張佳樂不但沒有半點反省的意思,反倒擺出一副委屈的樣子來,原本他還有些惱,但想了想還是放緩了口氣:「你才第一次拿弓,做到這樣算是很厲害了。」

  他安慰的話顯然不起作用,張佳樂垂頭怏怏地撥著弓弦,還是不應聲。孫哲平嘆了口氣,繞到張佳樂身後,一手去托張佳樂持弓的手臂,另一手覆上張佳樂的手掌,帶著他搭上弓弦,然後一下子將弓拉滿。

  借點力氣給你。孫哲平說:「等你之後練好了記得還啊。」

  「說得好像真是我要和你借似的!」張佳樂嘴上抱怨,一邊卻毫不客氣地使喚著孫哲平:「──哎哎哎打那隻兔子!」

  「行。」孫哲平應下,很快就引導好張佳樂對準目標。

  「我等會說放就一起放手啊。」

  張佳樂點點頭,軟軟的頭髮蹭在孫哲平臉上,癢絲絲的。他把頭往後退了退,覺得自己好像又聞到那股飄渺的香氣。

  究竟那香囊是用什麼做的香味才能這麼黏人……孫哲平暗自疑惑,卻不忘手邊的正事,他抓準時機,低聲湊到張佳樂耳邊說:「放。」

  拂過耳邊的溫熱吐息讓張佳樂反射性猛地繃緊了身子,但在會意過來那是孫哲平後很快又放鬆了下來,同時不忘鬆手把箭給放出去。這微小的細節沒有影響到箭的力道和準頭,箭矢破空前行,瞬間將小野兔釘在牠後頭的樹上,完美地一箭穿心。

  「其實不難嘛!」張佳樂興沖沖地轉身,得意洋洋地沖著孫哲平笑。

  可惜張佳樂沒能高興太久,直至徹底放鬆下來的此刻,他才真正感受到方才自己過份驅使自己手臂的反饋──不光是整隻手痠麻不已,使力最多的上臂還隱隱約約帶著點灼熱的痛感。上一秒他還能咧著嘴哈哈大笑,下一秒他已經抱著手臂,齜牙咧嘴地開始喊疼。

  然而孫哲平絲毫沒有同情他的念頭,反而嘲笑他:「活該吧!勸你了還不聽。」

  「你應該更嚴肅地阻止我!」

  「得了吧。你小公子拗得很──自己什麼德行你還不知道啊?」

  張佳樂被這麼一訓,覺得面子有些掛不住,忿忿跺了跺腳,又撇過頭去,嘴裡還嘟囔著:「說得你很瞭解似的……」

  孫哲平聞言一頓。

  「……哪能不瞭解,你想什麼都寫臉上了。換誰來都能摸透你。」

  「哼,你再扯吧。」張佳樂明顯露出了不以為然的表情,「我就不信了。我哪是隨隨便便來個誰就能摸透的!」

  「是是是,我們張公子最難以捉摸了。」

  「孫哲平你一臉鄙棄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孫哲平說,「就是看你傻。」

  張佳樂佯怒,朝人撲過去作勢要打,孫哲平輕易便閃開了,幾步逃了出去。張佳樂原本也不過是做做樣子,跑了兩步便收腳不追了,哪知孫哲平這時又回頭對他亮出一個挑釁的笑容,張佳樂最煩有人故意激他,於是再次追了上去。

  兩人追逐了好半天,最後張佳樂用盡全力一撲,把孫哲平按倒在草地上。孫哲平反手抓住身後張佳樂的手臂,將人往旁邊一扯,自己順勢翻過身來,把張佳樂壓在地上。張佳樂不甘示弱,揮拳過去,被孫哲平擋下,接著兩個少年開始在草地上扭打,直到雙方都精疲力盡才肯停下。

  「你現在這個樣子……好醜啊!」張佳樂躺倒在地上,側過臉指著孫哲平哈哈大笑。

  的確孫哲平滿頭滿臉的泥塵草屑,衣裳骯髒凌亂,看上去是不怎麼樣,可張佳樂忘了自己似乎也是如此。

  「你以為你不醜?」孫哲平呵呵兩聲,「那是我讓你。要不然你能和我打成平手?」

  「我才不管,平手就是平手。你可別不服氣……」

  張佳樂說著便翻過身來,正好和同樣翻身過來的孫哲平撞在一起,兩個人摀著被對方撞個正著的額頭,瞧著彼此有些扭曲猙獰的表情,齊齊笑出聲來。




















*真想放棄自己(?
*寫起長篇和中篇來我簡直就是個殘廢

 2015_03_14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6 « 2017_07 » 08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