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花】鳳求凰 03


*修改過的版本
*內容是原本的04&05
 



  說是這樣說,孫哲平其實沒把這個約定太放在心上。他本來就不是貪玩的性子,再加上平常習武操練就已經佔去了他大半天時間,除此之外時不時還有他爹布置下來的功課要做,哪有什麼閒心玩樂。所以當幾天後張佳樂親自找上門來時,孫哲平還真有點反應不過來這小公子是來做什麼的。

  「我來做什麼?」張佳樂語氣困惑,睨了孫哲平一眼,像是懷疑對方怎麼會問出這般不經腦的問題,「不是說好了要帶你出去玩嗎?」

  孫哲平語塞。總不好說他早把這件事忘得一乾二淨了。

  「不過我看你好像也出不了門啦。」

  張佳樂坐在他邊上喝茶吃點心,指著孫哲平飄逸有餘、工整不足的字大加嘲笑,最後還補一句:「臨個字帖都這樣慢吞吞的,到後天你都寫不完。」

  孫哲平哪裡服氣,心想你這整日遊手好閒的小公子哥,寫不寫得了字還不曉得呢。於是把筆一扔,朝張佳樂一努下巴,挑釁道:「要不你來。」

  「來就來。」張佳樂一抹嘴巴,走過去把孫哲平從桌前擠開,提起筆,一挽袖子,認真專注地寫了起來。

  通常會跑去習武的孩子,多半都是定不下心去讀書寫字的,也因此平常和孫哲平一塊練武玩耍的同伴們,字跡大多都是歪歪扭扭的,孫哲平那樣還算是裡頭中上程度的呢。可張佳樂的程度可勝過他可不只一星半點,儘管孫哲平不懂賞字,但這已經足夠他看得目瞪口呆。

  沒多久張佳樂就把那帖字給寫完了。他捧起紙來吹了吹,得意洋洋地亮到孫哲平面前,一對大眼睛眨呀眨,像是期待著什麼似的。

  「你寫得真好。」孫哲平由衷地稱讚他。

  「那當然。」張佳樂驕傲地揚著小下巴,「我從小就幫著算帳,寫點字算什麼。」

  聞言孫哲平暗暗吃了一驚。

  ……原來也不是整日遊手好閒啊。

  「你字這麼醜,要是等你練好了,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出去玩。」張佳樂毫不客氣地批評他,接著又說:「要不我來教你!」

  孫哲平有些不太信任地挑眉。倒是張佳樂覺得這個主意實在太妙,整個人躍躍欲試,「來來來,我們從拿筆開始。」

  張佳樂圍在孫哲平身旁繞過來又繞過去,老是找不到一個合適的位置,最後他靈機一動,扯過孫哲平的手,一個矮身鑽進人家懷裡。就張佳樂的角度看,這個位子正好,既看得到孫哲平握筆的手,又能看見他寫得那一手難看的字。可孫哲平這頭卻是嚇了好大一跳,手上一抖,隨即被張佳樂給扶住。

  「欸你握好啊。」張佳樂渾然不覺這姿勢有什麼不對,專心矯正孫哲平握筆的姿勢。

  孫哲平胡亂應了幾聲,完全沒辦法把心思放在練字上。張佳樂嘴上說是要教人,自己也不太安分,動來動去的,細軟的頭髮一直往他臉上蹭,還伴隨著一股若有似無的香味,讓人不禁心猿意馬起來。孫哲平憋了半天,最後還是忍不住問出口:「……你身上那什麼香味啊?」

  女孩子似的。後半句孫哲平沒敢說出口。

  「香味?」張佳樂只顧著看孫哲平寫字,心不在焉地回答:「應該是我娘做的香囊吧?你喜歡啊?改天拿一個來給你唄。」

  ──誰要那種女孩子氣的東西。孫哲平想,可接著說出口的卻和他心裡所想完全相反,「別麻煩了,不如你那個給我吧。」

  「行啊。」張佳樂爽快地點頭答應,還馬上把香囊解下來,擱到桌上,「喏,我放這裡。你寫完才可以拿。」

  「你當我是三歲小娃兒嗎……」

  「我看你的字差不多呀。」張佳樂呵呵笑。

  孫哲平覺得沒辦法和這人好好說話了。



  起先孫哲平還會不自在地胡思亂想,後來倒也真的專心在練習上了。兩人就這麼練字練了一整個下午。也因為太過專注,以至於孫哲平的母親推門進來時,一直低著頭寫字的兩人完全沒有發現。

  孫夫人看著兩個挨在一起的小腦袋,掩著嘴忍不住笑了出來。張佳樂被突然出現的聲音給嚇著了,猛一仰頭,直直撞上後頭孫哲平的下巴。孫哲平猝不及防給人這麼一撞,差點咬著舌頭,疼得他捂著下巴齜牙咧嘴地直抽氣。

  「你上哪去找了個小學伴?」孫夫人笑,走上前去,揀起桌邊一張剛練好的字帖,「還真是進步不少呀。難得能見你字跡工整,會不會晚點天要下紅雨了?」

  孫哲平逕自忽略掉後頭那句話,把張佳樂拉到母親面前,說:「他叫張佳樂。」

  「製酒的張家?」

  孫哲平和張佳樂同時點點頭。

  哲平你真是撿到寶了。孫夫人打趣道:「都說張家小公子聰慧過人,指不定以後能考個狀元回來。現在竟然手把手陪你練字,還不快謝謝人家。」

  張佳樂給人當面這麼一誇,臉都紅了。他有些羞赧地退到桌邊,猛擺手搖頭,連聲道:「這沒什麼……」

  「晚上留下來吃飯吧?得好好謝謝你呢,我從來沒看過哲平的字這樣端正──」

  「娘!」孫哲平尷尬地打斷他母親的話語,他已經看見張佳樂在一旁偷笑了。

  「好好好,不說了不說了。我去讓人給張府通傳一聲。」

  孫夫人又叮嚀兩小孩別光顧著用功忘了休息,這才帶上門離開。門一關上張佳樂就扭頭過來看他,問道:「你都不練字的?那平常都在做些什麼啊?」

  「早上做些基本功啊,紮馬步之類的。」孫哲平見張佳樂沒有要繼續練字的打算,開始收拾起桌面,「下午練劍。」

  張佳樂哇地讚歎了聲,隨即又問:「那你今天怎麼都待在書房裡啊。」

  「……不是有人要教我練字麼。」

  「唔。」張佳樂有些赧然,「我是不是耽誤你了?」

  「沒事。」孫哲平說,「今天寫的字夠我兩個月的份了。留著分批交,可以好多天不練習寫字了。」

  不料張佳樂聽了這話卻倏地繃起一張臉,一板一眼地指責他:「哪有人這樣練字的!」

  孫哲平心想以後他也不當文官,哪需要寫字端正好看。嘴上雖不反駁,但也轉開視線不太想搭理他。

  「至少每天寫一張吧,不花很多時間的。」張佳樂試圖說服他。

  「……你還真上癮啦。」

  「要當武官還是要寫文書的,有些東西過了他人手裡可不好,太危險。」

  孫哲平一愣,回過頭去看張佳樂,只見少年早坐直了身子,認認真真地看著他。

  知道了。孫哲平好半晌才應道,又補了一句:「但你要每天來給我檢查。」

  孫哲平提這話的確是有些私心的,但實際層面佔了大多數──要沒人盯著他,他大概寫了兩天就不幹了。

  張佳樂點頭應下,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




















*ㄜ(?

 2015_03_11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10 « 2017_11 » 12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