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花】鳳求凰 02


*修改過的版本
*本子內容以這個為主
 



  孫哲平第一次見到張佳樂,是在一個春花爛漫的時節。

  那日孫大將軍帶著兒子上張家拜訪,兩家大人互相寒暄一番後便到偏廳去談正事──孫哲平不清楚一個軍人和一個酒商有什麼正事可聊。不過他們顯然想要避著他,孫哲平也不會自討沒趣。他獨自在正廳呆坐了會,實在無聊,乾脆就溜了出去。

  張家本宅雖是後來才興建,卻不比長久的世家豪門遜色,尤其是園林造景做得極佳,據說是出自張小公子那出身名門的祖母之手。不過孫哲平對那些花花草草、景觀陳設沒什麼興趣,只是沿著迴廊漫無目的地閒晃。孫哲平就是在那時候見到了傳聞中的張家小公子,少年站在院內盛放的桃花下,一身棠紅衣裳,暗繡數朵百子蓮初綻。

  張小公子有雙美麗的桃花眼,可裡頭的蓬勃朝氣卻壓下了幾分嫵媚,倒是添了點張揚的英氣,顯得整個人都靈動的起來。孫哲平愣愣地看著小公子小心拂去身上的桃瓣,然後抬首和自己對上視線。

  他竟是看得有些癡了。

  「你是什麼人?」小公子問。十來歲的半大少年,嗓音乾乾淨淨,脆生生的,又帶點撒嬌似的軟糯,「這裡可是不許外人進來的。」

  孫大少爺猛一回神,一時半刻不知道要如何開口,頓了會才回答:「……我叫孫哲平。」

  話語剛落孫哲平便想抽自己一掌,只報上姓名誰知道你是何人?不料小公子卻是一臉瞭然,眼裡閃著狡黠的笑意,「我知道你是誰──那個將軍府的少爺對吧?」

  「你知道我?」孫哲平有些意外。

  「你爹可喜歡我們家的桃花釀啦。總是親自跑過來。他可喜歡和我爹說話了。」一提到自家的酒,小公子更是得意洋洋,然後才答道:「我聽過孫將軍提到你幾次。」

  「哦?都說了什麼?」

  「嗯……」小公子眼珠子一轉,輕哼了聲:「──不告訴你!」

  要是換做旁的人這樣對孫哲平說話,他老早就不高興地拉下臉來了──要說不說、摩磨蹭蹭地,多招人嫌──,可張小公子如此卻讓他覺得可愛得緊,那點孩子氣的志得意滿總能讓他不自覺心軟下來,退讓一步又一步。

  「也罷。可是你知道我那麼多事情,告訴我一點也不虧吧?」孫哲平見小公子一下子皺起鼻尖,知道對方不甚願意,於是他主動退了一步,「至少告訴我你的名字?」

  「這個可以!」小公子顯然對這個要求還算滿意,飛快答道:「我叫張佳樂。」
 
 他又接著補充:「佳偶天成的佳,平安喜樂的樂。」

  孫哲平聽了就笑,「說得還挺清楚啊。那你怎麼沒問問我的名字是哪些字?」

  「那和我有什麼關係?」張佳樂不以為意,「不知道就算啦!」

  因著自己將軍嫡子的身分,且未來多半也會繼承家業,孫哲平一向是眾星拱月、受眾人追捧的。也因此張佳樂那顯然不把他當一回事的口氣,他聽了總覺得不是滋味。可看張佳樂一派天真的樣子又惱火不起來,結果還是自己主動報上了名字:「明哲保身的哲,平安喜樂的平。」

  不料張佳樂卻不高興了,氣呼呼地說:「你學我!」

  孫哲平好氣又好笑:「……我沒有。」

  「你就是有!」

  「好好好,我不該學你的。」孫哲平又退了一步。

  可張佳樂還是一臉不快,孫哲平沒辦法,只好拿出哄家裡堂弟堂妹等小孩兒的方法:「不然這樣,我帶你出去玩?算是賠罪了。」

  張佳樂沉吟好一會,才問:「……去哪啊?」

  還真的有效……孫哲平簡直不知道該怎麼評斷這個人了。他還聽說張佳樂比他稍長兩個月呢,同樣都是十三四歲的人,怎麼張佳樂就這麼幼稚。

  「你想去哪我就帶你去哪。」

  聞言張佳樂高興地笑了開來,「你說的啊,可不許耍賴。」

  「男子漢大丈夫,自然是說話算話的。」孫哲平朝張佳樂伸出手,「現在走?」

  張佳樂也爽快地握住孫哲平的手,「走!」







  孫哲平和張佳樂一達成共識,便興沖沖地溜出門去了。完全沒有想過要知會一聲,也沒留下隻字片語,還一路瘋玩到快入夜了才回來。等看到張府外頭數量驟多的家丁們,張佳樂這才意識到事情不妙,連忙拉住還直直往前走的孫哲平,躲到角落低聲咬耳朵。

  「糟了。我爹讓人出來找我們了。」張佳樂哎了聲,「怎麼每次都這麼大動靜!」

  所以這不是第一次麼……孫哲平暗忖,有種上了賊船的不安預感。

  沒事沒事。張佳樂大力拍著孫哲平的肩膀,說:「放新!我帶著你走,他們肯定抓不到我們!」

  張佳樂原本是打算帶著孫哲平從後門溜進自己的小院──張佳樂說他的小院裡有個秘密通道,只要進了那裡不論是誰都找不著他們了──,不料他們在前往後門的路上就被逮個正著,兩人一起被拎到了家長面前去。孫哲平看見自己父親眉目一豎就知道事情要糟,然而身旁的張佳樂卻是一副笑嘻嘻的樣子,還有心情朝他擠眉弄眼。

  果不其然,孫哲平被自家父親劈頭蓋臉地教訓了一頓,不外乎是擅作主張帶人出去、在外頭滯留不歸等等。張佳樂好幾次都試圖要替孫哲平說話,卻見孫大將軍和顏悅色地對他安慰幾句,一轉頭又繼續對孫哲平開火,看得張佳樂心驚膽跳。

  「沒事沒事,這不都平安回來了嗎。」張父笑著打圓場,「也別怪孩子了,肯定是我們樂樂纏著人硬是要出門的──是不是啊,樂樂。」

  張佳樂十分配合地點點頭,眼睫毛搧了兩下,垂著眼眸的模樣看起來乖得要命,「對呀,是我說要出去的。不怪孫哲平!」

  本來也不是太大的事,孩子也都平安,教訓過也就算了。兩家大人又寒暄了幾句,最後張父把張佳樂往孫哲平那一推,吩咐兒子送人出去。張佳樂看大人們一臉還有事要談的表情,乖乖應了聲就拉著孫哲平走了。

  廊間早就點起了燈,搖曳的火光將兩個少年的影子拉得好長,直映到了院子裡去,最後被吞沒在遠處的陰影當中。張佳樂在前頭領著人走,頭低著不知道在想什麼,步伐時快時慢,好幾次都差點被跟在他後頭的孫哲平撞上。孫哲平好幾次想問張佳樂,可他轉念一想,兩個人其實還不太熟,問了也不知道會不會冒犯,硬是忍住了。

  「對不起啊,讓你被罵了。」快接近大門時張佳樂突然開口:「要是知道你爹罵人這麼兇,我就不會玩到那麼晚啦。」

  原來是在想這個。孫哲平失笑,但又覺得認真想著這件事的張佳樂也是挺可愛的。於是本著寬慰對方的心理,他淡然答道:「沒事。這沒什麼──還有更兇的時候呢。」

  張佳樂哇了一聲,說:「要是我肯定受不了。」

  「那是你被寵壞了。」孫哲平嗤笑了聲。

  張佳樂悻悻地哼了一聲,卻沒有反駁。

  「到門口我就知道怎麼走了,你回去吧。」孫哲平說,指向不遠處的大門,「就那幾步路,不必麻煩了。」

  既然客人都這樣說,張佳樂也不再堅持非將人送到底不可。他拍拍孫哲平的肩膀,向對方道別:「那就再見啦!」

  路程極短,孫哲平的步子又快,不一會就出了門,這時張佳樂突然靈光一閃,連忙三兩步追上前去,攔下了孫哲平,莫名地興高采烈,「下次換我帶你去玩吧!」

  孫哲平挑眉,「哦?」

  還懷疑啊。張佳樂笑,「男子漢大丈夫,自然是說話算話的!」

  而孫哲平聽著只暗暗覺得好笑。張佳樂還在記恨他學了那句平安喜樂啊……真是個實實在在的幼稚鬼。

  「我們該不會又要偷溜出去吧。」

  「你怎麼這樣說話!這不叫偷溜──」張佳樂故作嚴肅地道:「是低調行事!」

  「……」

  孫哲平無言了一會,最後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




















 2015_03_10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6 « 2017_07 » 08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