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花】My sweety


【雙花】

*雙性轉←
*雙性轉←
*雙性轉←
*看清楚喔是、雙性轉←(煩不煩
*就是百合啦,成熟的大姊姊和,長得很嫩的大姊姊(what
*性轉不換名字←
*原本是要寫單方性轉的,但想寫雙性轉想好久了,就想說來寫看看ㄅ(欸
*兩人交往&同居中,雖然感覺這個設定好像不太重要但還是說一下(幹
*微妙的肉描寫,很微妙啦,連肉渣都算不上ㄅ,應該說只聞得到肉的味道但……看不見肉(??
*大概會OOC吧rofl大、大概(ry
*未看先猜小伙伴又要吐槽我有性轉和沒性轉一樣ㄌrofl……我不管啦!!!就是要性轉!!!性轉、任性!!!(什麼鬼
 



  原本只是點芝麻蒜皮的小事,不知道怎麼地就吵了起來。那時候她們在孫哲平不久前新買的LSUV上,正要從百貨公司回家。

  張佳樂對大車有種莫名的鍾情。當初孫哲平買車時還想過順著張佳樂平時的喜好,挑一輛外頭烤漆成小動物模樣的嬌小車子,沒想到張佳樂一進了車行,第一個就往各式RV和SUV等等大車那裡衝,看得孫哲平和前來服務的女銷售員皆是滿臉錯愕。不過孫哲平自己也是喜歡大車子的,有了共識的兩人不出半小時就選好車子,然後張佳樂便拿著孫哲平的卡喜孜孜地一次付清。

  然而現在孫哲平開著張佳樂挑的車(雖然是她付的錢),後座載滿張佳樂的戰利品,可她的女朋友張佳樂衝著她撂下一句:「會開車了不起啊!大不了我自己走回去!」,隨即抓著小包一開車門瀟灑離去。

  ……妳倒是把妳的袋子一起提走啊。孫哲平呵呵兩聲,撥了下頭髮,低頭掏了菸出來點著,抽了兩口發現周身煙霧瀰漫,這才想到要拉下車窗,可拉下車窗後她又把菸熄了──張佳樂討厭車子裡有菸味。她冷著臉看張佳樂越走越遠,然後……

  然後孫哲平開動車子遠遠跟在後頭,還不敢靠得太近,怕會被張佳樂發現。

  她完全相信張佳樂會靠自己的雙腿,踩著高跟鞋的雙腿,走回開車需要花上半小時車程的她們的家。

  和張佳樂不熟的人都以為她外表看起來那麼甜那麼軟,性子也一定是嬌滴滴的,而這種嬌滴滴的表象一半是讓孫哲平慣出來的,一半是她懶。可他們哪裡知道張佳樂其實倔得要命,極度不願意服輸,更討厭示弱和他人的同情。

  她們從學生時代就在一起,直到上了大學之後分隔兩地,過了五年藕斷絲連的半分手狀態,前陣子才又復合的。孫哲平從來沒讓張佳樂做過什麼粗重勞累的工作,一方面是她以主動方自居,性子又比較獨立好強,自然都把事情攬下來做。至於另外一方面……她就喜歡看張佳樂漂漂亮亮地在那裡,甜蜜地對她撒嬌對她微笑。

  所以五年後當她出差到Q市,卻意外碰上張佳樂時,整個人驚訝得說不出話來。那時候張佳樂穿著前年她寄過去當作生日禮物的鵝黃色洋裝,熟練而俐落地把似是被尖銳物戳破的車輪撤下並換上備用的,孫哲平看著心一下子全軟了,還疼得要命。以往有這種事情張佳樂肯定都是打電話等著她來處理的,再不然就是讓朋友來救她,哪有半次是這樣,自己把手弄得髒兮兮的。

  孫哲平遠遠看著張佳樂把輪子鎖好,並將千斤頂旋下……她的手臂那麼細,力氣那麼小,真能鎖得好輪胎嗎?孫哲平有些懷疑。張佳樂不一會便收拾好工具,抬手抹了把汗,卻把臉也弄髒了,頰邊留下一抹灰塵和車油混合的痕跡,在張佳樂白皙的皮膚上面格外顯眼。孫哲平就是在這時候衝出去的,她實在忍不下去。

  也好在她衝過去了,要不然張佳樂現在不知道會在誰懷裡撒嬌微笑了。

  孫哲平一衝到張佳樂面前,二話不說先掏了濕巾把張佳樂的臉給擦乾淨,接著抓過張佳樂的雙手,先從手掌開始,然後再一隻一隻手指頭細細擦過。張佳樂傻了,不知道該先問孫哲平是從哪冒出來的,還是先問她妳沒事擦我的手做什麼?於是她愣愣地看著孫哲平替她擦手,順便看看孫哲平,還是一頭不燙不染的黑長直,不擦粉的臉,帥氣的中性打扮──啊,那是她去年送給孫哲平的風衣。

  果然這件短風衣很襯大孫嘛!張佳樂高興地笑著,瞧著有點傻氣。孫哲平終於把張佳樂的手弄乾淨了,她一扔濕巾,轉頭便看到張佳樂在那裡傻笑。張佳樂的睫毛那麼長,眼睛那麼亮,笑起來多可愛啊。孫哲平心想。頭一低就含住張佳樂的嘴唇。

  哪想到親完之後張佳樂不是欣喜羞怯地投入她懷裡,而是衝著她喊:「孫!哲!平!妳把我的唇膏弄壞了!」然後掏出小鏡子把唇膏重新補回去。

  孫哲平氣都給氣笑了。

  晚上孫哲平在張佳樂那裡住下,女孩子的套房乾乾淨淨的,唯獨衣櫃和其周遭不太符合畫風。她還記恨著唇膏的事情呢,於是她把張佳樂按在床上,欺負她,濃黑的頭髮和栗子色的捲髮纏在一起,張佳樂咬著手指,抽咽著,在孫哲平身下化成一汪甜蜜熱燙的水。

  事後孫哲平讓張佳樂躺在她身上,鬆軟的被子將她們裹在一起,肌膚相貼的感覺挺好。孫哲平問張佳樂什麼時候學會換的車胎,張佳樂嘿嘿笑了兩聲,把臉往孫哲平胸前一埋,得意地炫耀她這五年內長足的進步:從修水管到修電器,以前半點不沾不碰的事情,現在倒是學會了大半。

  是哪個野男人……還是野女人?孫哲平佯怒,「倒讓妳學會了長進,都拿去伺候誰了?」

  張佳樂當然知道這是在逗她,可她還是氣,氣得亮牙咬她,「我自己一個人能怎麼辦!妳又不在!」

  沒人慣著她寵著她,沒人可以撒嬌,懶勁也跟著一起跑了。這麼多年她始終不願意讓其他人踏足她的領域,無法再接納其他人進入她的心裡。可唯一能守護她的人又那麼遙遠,除了依靠自己,她還能怎麼辦?

  孫哲平知道自己說錯話了,趕緊哄她。她是知道張佳樂心思的,可她就是忍不住。她已經習慣張佳樂的撒嬌和依賴,於是當她見到這樣能夠獨當一面的張佳樂時不禁覺得,好像張佳樂的生命裡沒有她孫哲平的存在,也依然能過的很好。

  是我不好。孫哲平說:「那我回來伺候妳好不好?」

  真的呀?張佳樂聽了偷偷抬起眼睛看她,問:「那以後地給妳擦好不好?」

  孫哲平想也不想地回:「不好。」

  張佳樂氣壞了,再次張嘴咬她。

  之後她又把張佳樂慣回以前的樣子,並且每天樂呵呵地等著接女朋友的電話。有時候是家裡什麼東西壞了,有時候是突然想吃什麼讓她順便帶一份回家。知情的多年好友聽了直搖頭,說就只有妳才會這樣給自己找麻煩,生生把一個獨立自主的女孩兒養成學齡前小娃娃,離了妳不行。

  孫哲平特別高冷地呵呵兩聲,說:「我樂意。」

  她巴不得讓張佳樂離不開她。

  孫哲平抬手看了看錶,她已經跟在張佳樂後頭十分鐘了,張佳樂還是踩著她的高跟鞋,喀喀喀地走,停都沒停過。孫哲平有些頭痛,要是她加速開到張佳樂身邊,張佳樂肯定要不高興,可就繼續放她走下去也不是辦法。孫哲平用指尖敲著方向盤,她已經忘記她們是為了什麼吵起來的了。

  不過變故總是來得突然。上一秒張佳樂還在前頭好好地走,下一秒卻見她身子突然一歪,整個人跌在地上。孫哲平嚇壞了,連忙驅車向前,一停穩就急忙下車。張佳樂這時候已經重新站起身來。她拍拍裙子,把腳上的鞋子蹬開,赤腳踩在地上,對著朝她跑來的孫哲平委屈道:「鞋子壞了……」

  孫哲平看著地上那雙右腳鞋跟徹底斷開的高跟鞋,安慰她:「沒關係,改天再買新的。」

  說完孫哲平把壞掉的鞋子扔到後車箱,接著轉頭讓張佳樂也上車,可是張佳樂卻愣是不肯。孫哲平威脅利誘了半天,張佳樂不上車就是不上車,最後她也煩了,繞到張佳樂前面蹲下身,硬是把人給背起來。

  「哎妳幹麻!」張佳樂嚇了一跳,緊緊抓住孫哲平的肩膀。

  「回家。」

  妳發瘋啊!張佳樂捶她,「距離還很遠,妳背著我怎麼可能走得動……」

  「沒事。」

  「……真的?」

  「真的。」

  不過老實說吧,她走到一半就後悔了。
  但她還是樂意呀。




















*果然被小伙伴吐嘈說大孫性不性轉差別不大!!!!!……我、我堅持差別還是存在的!!!!!還是有差別ㄉ!!!!!(自欺欺人
*……OK,Fine,我承認這是個失敗的雙性轉(嚎啕大哭
*然後小伙伴們幫我想了好多個結局,但每一個結局孫大大都很苦逼,這個是、最苦逼的一個(欸
*怎麼小伙伴對孫大大一個一個粉得像黑似的><(造謠

 2015_02_27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8 « 2017_09 » 10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