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佳樂生賀】But she didn’t


【張佳樂生賀】

*剛粉上樂樂時的一個腦洞,原本預計是中篇左右,前陣子和小伙伴聊到樂樂的時候又把它重新挖出來,想了想覺得大概沒辦法寫出來了,所以就整理了一下><
*雖然開頭冒出了一個女的&整篇都是這個女的,但這真的不是瑪莉蘇,信我

*然後在開始之前有個大前提:排除掉一切按照正常邏輯運作之下會造成的時間悖論,因為不這樣的話故事沒辦法成立←←←←←
*另外一個小前提是……雖然仔細看過各家整理的時間軸,但腦殘如我大概可能應該或許有機會還是會、搞錯時間點(逃(給我回來
 



  有個女孩子,溫柔、恬靜、內向,俱備了一個好女孩所有的一切特質──除了和人交際來往一直都是冷冷淡淡的,沒有交情太好的朋友。在因緣際會之下,少女時期的她看了《全職高手》,深深為裡頭的故事著迷,她尤其喜歡張佳樂,因此她一直有個心願:長大以後嫁了人,要把兒子取名叫張佳樂。

  這個願望深深藏在她心裡,不曾告訴過別人。

  後來她結了婚,生了個白白淨淨的小男孩,還真替兒子取了張佳樂這個名字。人家問她為什麼要取作張佳樂,她只是靦腆地抿唇一笑,輕輕柔柔地回:我喜歡這個名字呀。這個名字聽起來很好不是嗎?

  因為她最喜歡張佳樂呀。

  女孩──現在該是女人了。在女人結婚那時,電子競技已經開始普遍流行了。她沒有多想,只當這是時代的趨勢。沒想到等她兒子十五歲左右的時候,有間公司做了一款叫榮耀的遊戲,開服時廣告做得異常盛大,她以為這只是單純拿著名小說改編做成遊戲,完全沒有在意。

  可等到她兒子快十七歲時, 榮耀已經慢慢建立起戰隊和最初的賽制架構。而第一賽季的戰隊名單中,幾個熟悉的戰隊名稱赫然在列,選手名單上更是有好幾個她至今依然牢記在心的名字。她從兒子口中聽聞這個消息後,心下一驚──這已經不是能用巧合來解釋的情況了。她開始覺得有些奇怪,但也不知道可以向誰詢問求助,於是暫時將疑惑壓在心裡。

  然而十七歲還過不到一半呢,某天她兒子一臉倔強,跟她說:他要去當職業選手,要組戰隊,要拿冠軍。她一時之間有些暈眩,可她還是鎮定下來,語調柔軟輕緩,細聲問他:「你要組戰隊呀……和誰一起?戰隊要叫什麼名字?」

  她的兒子還以為女人把他當作玩扮家家酒的小孩兒,先是再三強調他堅定的決心,接著才細細回答了,滿臉的意氣風發,神采飛揚。

  孫哲平。百花。

  她幾乎要懷疑自己是不是瘋了,這樣的發展……和書裡面一模一樣啊,這怎麼可能呢?可這樣的話,先前所聽聞的那些太過誇張的巧合,都有了合理的解釋。

  「她的張佳樂」就是「書裡的張佳樂」,她從來沒想過這個可能性,這太瘋狂了。

  但如果要是真的……她的樂樂要怎麼辦呀?

  她知道未來的所有一切,因此更無法下定決心,讓她的兒子踏上這條榮耀和痛苦並存的道路。她願意用她一生護衛她的孩子平安周全、寧和順遂,替他遮去風雨、扛下傷痛,可是這樣的生活,真的是他想要的嗎?

  她明白榮耀的征途有多坎坷,同時就會明白她的孩子有多堅強。

  於是女人輾轉難眠了好幾個夜晚,最後還是鬆口答應了兒子的要求。她的孩子激動地過來擁抱她,隨即就往門外跑。女人突然覺得心慌,張口喊住了他的孩子,看著「她的張佳樂」停下腳步,回過身來。她的孩子背著光,眼睛卻顯得那麼亮,像是裡頭綴著灼目的太陽。她突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於是她什麼都沒說,只是朝她的孩子微笑。

  加油呀,樂樂。
  加油呀,我最喜歡的張佳樂。

  第二賽季的時候她知道她的兒子將會惜敗於嘉世,但是她什麼都沒說。
  第四賽季的時候她知道她的兒子會再次嚐到失敗的滋味,但是她什麼都沒說。
  第五賽季的時候她知道她的兒子將要失去最重要的同伴,但是她什麼都沒說。
  第七賽季的時候她知道她的兒子又要止步於亞軍,但是她什麼都沒說。

  她看著她的兒子倉皇退役、痛苦焦心,但她什麼都沒說。

  後來她的兒子再度復出,加入霸圖。她知道她的兒子會遭受四面八方的非議、會被過去愛著他的人們謾罵唾棄,甚至有人會動手傷害她的孩子,但她什麼都沒說。

  她也知道第九賽季她的兒子仍舊只能拿到亞軍,但她什麼都沒說。

  她知道她的兒子或許與加入第十賽季冠軍隊的機會擦身而過,她知道她的兒子會在賽場上和他最初的同伴刀劍相向,她知道她的兒子在榮耀裡,當著曾經的他的百花、曾經的他的隊友、還有曾經的他自己,親手斬斷了所有過去。

  但她什麼都沒說。

  她知道她的兒子經歷風雨,在磨難的泥淖裡匍匐掙扎,但她什麼都沒說。
  因為她知道她的兒子最終依然會堅強的再次站起來,所以她什麼都沒說。

  曾經有許多次她都想提醒她的孩子,前方是傷痛和挫折的懸崖,只要再往前一步就是萬劫不復的無底深淵,可最終她還是緘默不語。她會給予無條件的支持和包容、會替她從不掉淚的孩子哭泣、會在她的孩子最無助時送上一個擁抱,但是她不會讓自己阻礙了他追求理想的腳步。

  她的張佳樂需要她,同時也不需要她。
  熬過無盡黑夜,迎來天明破曉時分的燦爛和希冀,應該、也值得讓她的孩子獨自去品嘗。





下面給個TE(?):



  第十賽季後,她知道這十年來她的孩子所作的一切努力將會得到回報──成為國家代表隊的一員──她心裡當然是高興的,但她什麼都沒說。

  但是她不知道,她的兒子會是第一屆世界榮耀錦標賽、無庸置疑的冠軍。




















*會一直重複「但她什麼都沒說」,某種方面也是想起了之前流行好一陣子的「But he didn’t」的那個條漫,最後寫完也就用了這個當作標題──差點又要叫我還是想不到標題 2(幹)──,雖然這兩種的didn’t有微妙的、心態差異(?????
*寫到一半自己默默小哭了幾秒(???)是我太脆弱ㄇ(ry
*不知道欸,當一個樂粉這麼久(??)每次寫同人文都想絞盡腦汁從劇情安排上減輕張佳樂的痛苦指數(?)不管是不是寫paro也會盡量避開復出或類似的劇情,但看看原作,或是看看原作向/糧食向的文,都會恍然想說:「啊、原來其實不需要啊」
*想降低他的痛苦、幫他避開傷痛,但其實他那麼堅強、那麼勇敢,是個能承得起苦難的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呀
*一時半刻說不盡,總之是很複雜的心情←
*再說又要哭了←真正原因(欸

 2015_02_24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6 « 2017_07 » 08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