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花】鳳求凰 18


【雙花】

*今天(昨天?)和高中同學們出門吃飯……還敗了雙鞋(ry
*不應該做死出門的嗚嗚嗚精神好差,回來又晚開工也晚,根本惡性循環
*但今天(?)又要去看電影……啊啊啊啊啊(悔不當初
 



  可等了又等,張佳樂卻遲遲沒回來。
  整整一夜。

  整個張家上下全炸了開來,連一開始還很是鎮定的張父都面露焦急之色。孫哲平在傍晚時便被勸回家去,說是隔天有了消息再讓他來。可是孫哲平等不住,一早醒了就往張府跑,卻不想會是這樣的狀況,臉色全變了。

  「……我去把人帶回來。」孫哲平說。話音剛落人便跑出去好些距離了,還是張父急急喊住他,把人又給叫了回來。

  「你知道他上了去了?」張父見孫哲平訥訥搖頭,嘆了口氣:「要是沒個頭緒,這樣去找又有什麼用呢?城裡頭我已經讓人去了,倒是城外你可以去瞧瞧。」

  孫哲平點頭應下了。張父接著又說:「樂樂可能會到少天那裡去,我也派人過去了。要是你實在掛心……」

  孫哲平愣了好一會才意識到那個耳熟的人名究竟是誰。張佳樂曾經和他提過一次他幼時的玩伴,名字就叫做黃少天。孫哲平問清了具體位置便不再猶豫,轉身往門外衝了出去。

  可沒一會他又折了回來。

  「我會把張佳樂帶回來的。」孫哲平說,「您放心。」

  張父只是笑笑,「就拜託你了。」



  孫哲平在林間策馬狂奔。

  他去了他們小時候經常偷溜去打獵的森林,還有夏天裡十日有八日總是泡在那兒的小溪和他們某次無意間發現的、長滿了果樹和桑葚的小山丘。他仔仔細細地搜尋了每一片角落,卻只翻出了龐雜而細瑣的回憶。他能細數四年前的哪一日,在這些地方,張佳樂做了什麼,又或是張佳樂和他一同做了什麼,然而他尋不著一絲一毫四年後的張佳樂的蹤跡。

  他猛地勒住了馬。

  林子裡總是暗得特別快,黃昏剛要降臨,這一片林木之間已經籠罩在昏暗的朦朧當中。孫哲平恍然佇立在林中,想,他不過才去了那麼點地方,日頭已經要落下了。

  其實何嘗只是張佳樂對現在的他一無所知。現在的張佳樂,也和先前他認識的不一樣了。這樣一想,張佳樂怎麼能不生氣呢?畢竟張佳樂這四年間的時光和歲月,哪裡和他孫哲平有半分關係,又有哪裡能讓他佔據一席之地──即便是毫末一般的些微之數。而眼下他卻這般唐突而蠻橫的,意圖強行介入張佳樂的人生。

  他是不是錯了?

  孫哲平呆立在林中。直到外頭太陽徹底沉下,而皎月悄然無聲地自雲後出現。好半晌過去,孫哲平終於動了,只見他揮鞭一抽,再次駕著馬向前頭跑去,不一會他便衝出林間,卻是往原來的方向跑。

  原本他是打算去向那所謂的「兒時玩伴」打探打探消息的,但現在不需要了。

  張佳樂那麼聰明。他從小就擅長和前去尋他捉他的家丁玩捉迷藏,這等陣仗肯定也是碰過的。要是在這種情況下想不被發現,他肯定在那個地方──

  孫哲平心裡有種難以言喻的激動和欣喜,好像又回到過去那種默契相通的日子。張佳樂的父親說他只欠一個機會,孫哲平想,那就是今晚。

  或許他是錯了。但是他可以等,他願意等。如果張佳樂真的對他存著一份不一樣的心思,哪怕是再一個四年,甚至要他等上十年──

  孫哲平勒了下將繩,緩下速度。

  張府近在眼前。




















*借mark一下,覺得第一句還是挪到17的最後面那邊好了
*希望20之前能寫完嗚嗚嗚……會不會說的太放肆了(ry

 2015_02_17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6 « 2017_07 » 08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