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黃】我想不出來純肉文該取什麼名字←(欸

Category: ◆短篇/黑籃 > 青黃  

【青黃】

*安安ㄜ3000字純肉,我燉的,真辛苦
*毫無劇情只是個肉←
*說好18歲前會乖乖只寫偽H的,沒料到為了推安ㄉ下坑就(ry
*比起黃暴,我更喜歡甜膩膩的肉^//o//^
 


  他其實喜歡黏膩綿長的親吻。

  被緊捏著下顎親吻的黃瀨涼太忍不住分神想著,但很快也沒了能繼續思考下去的餘韻。青峰大輝完全沒有收斂力道的吮咬著黃瀨早已被吻腫發紅的下唇,還探出舌刻意在他唇上游移,好誘使對方順著他的意再將嘴張的開一些。唇上麻而癢的觸感讓黃瀨忍不住伸出舌尖使力推擠,好反抗暴君毫無保留的侵略,而這卻正中青峰下懷。柔軟的舌被趁隙纏上,像是要將其擰斷般狠力吮咬著,自喉間發出的細碎低吟被狂暴的碾壓、絞碎,接著吞吃乾淨,青峰惡意的以舌葉刮過懷中小模特敏感的上顎和口腔內側的柔軟嫩肉,而對此作為回報的是戀人無法自制的情動顫抖。

  讓親吻給磨掉理智的黃瀨揪住青峰的上衣,隨著越發激烈的唇舌交纏,他好像是想索求更多似的大大張開了嘴,倒也方便青峰更加蠻橫粗暴的肆虐掠奪。

  就在黃瀨給挑逗的軟了腰時青峰突然停下了親吻,原本緊貼著的唇分離時牽起了黏稠的銀絲。這突如其來的行為讓黃瀨呆愣愣的連嘴都忘了闔上,露在唇外的粉色舌尖水光瀲灩,青峰探手拭去唇邊殘下的透明津液,並將其舔舐乾淨。黃瀨揚起泛紅的眼角,撒嬌一般的在青峰懷裡蹭啊蹭的。

  「小青峰──」討好似的啄吻著青峰的唇,黃瀨抓著對方的手,整個人貼了上去,「再來、再來一次──」

  若比較起接吻和做愛,黃瀨涼太絕對選擇前者。比起激烈得讓人暈眩的性事,親暱得讓人微醺的親吻更讓他感覺像是真正的情感交流,像是被浸在蜜罐裡一樣,連呼吸進來的都是甜蜜而黏稠的芬芳。

  不過他親愛的暴君大概不這麼認為。


  青峰扣著跨騎在他身上的黃瀨的腰,享受小模特難能可貴的主動。黃瀨捧著青峰的臉,像是上了癮一樣拚命的親吻著。青峰瞇起眼欣賞黃瀨因動情而泛著瑰麗桃色的勾人眼角,有一下沒一下的撫著黃瀨的後頸,感覺對方在自己懷中就像隻被安撫的毫無攻擊力的幼貓,柔嫩得幾乎要化作一灘水。

  青峰帶著繭的大掌趁勢撫上黃瀨的前胸,並在對方鬆開唇驚呼出聲的同時威嚇似的命令他不準停下,於是黃瀨忍著呻吟和顫抖又吻了上去。青峰刻意以指使力掐弄著黃瀨的乳尖,微妙的刺痛感讓他忍不住濕了眼眶,無奈自己的舌正被暴君給纏得死緊,黃瀨可憐兮兮的把無法出口的嚶嚀和抗議又這麼嚥了下去。

  「喜歡這樣嗎?小接吻魔。」好半晌才願意放開對方,青峰調笑著,張口咬上黃瀨形狀美好的鎖骨。

  「嗚嗯、小青峰考慮溫柔點的話……哈、或許就會喜歡喔……」

  「想的真美啊你。」

  青紫暗紅的痕跡斑斑錯落在白皙的軀體上,像是雪地上遍地盛開的花。青峰用犬齒撕咬著黃瀨的頸側,在肩頸處留下微微滲著血跡的牙印。熾熱的吐息灑上黃瀨的脖頸,癢絲絲的讓黃瀨低聲笑了起來。青峰隨即握上了黃瀨半勃起的性器,以拇指蹭過敏感的頂端,還惡劣的用指甲刮過上頭的小洞,黃瀨一下子給激出了呻吟,「好壞啊小青峰──」他喃喃低語著,將雙臂摟上青峰的頸項,半張著珊瑚色的唇,溢出帶著甜蜜笑意的喘息,撓的青峰一陣心癢。

  「喂、腿張開。」

  有什麼冰涼的東西被抹上了股間,接著青峰沾著大量潤滑劑的的中指就這麼探進體內,黃瀨將臉埋在對方肩窩,隱忍下身後被入侵的不適感,壓抑的低聲喘息著。手指不甚溫柔的擴張、按壓著緊致嫩軟的內裡,抽插間帶出的黏稠液體和澤澤水聲讓黃瀨羞紅了臉,緊緊抓著青峰的上臂不肯抬起臉來。已經盡了最大溫柔的暴君並沒有剩下太多耐心,逕自又探了兩指進去,潤滑不足的鈍痛讓黃瀨吐出細弱的哀鳴,柔韌的腰跟一雙長腿都疼得繃直了起來。

  「太緊了啊,手指都要讓你給夾斷了。」

  他拍拍黃瀨的臀,難得體諒的用手掌在戀人腰間來回輕撫按捏,好不容易等小模特終於習慣了在體內作亂的手指,青峰早就忍耐得滿身是汗。

  「哈啊、嗯──小青峰……」軟嚅綿膩的嗚咽隨著一個又一個討好的親吻落在青峰耳鬢上,黃瀨難耐的蹭動著,「不夠啊、嗚……不、夠啊……」

  「少勾引我啊……」青峰的聲音嘶啞,「腰抬高一點,有好東西給你。」

  手指很快的抽了出來,取而代之的是意料之外的球狀硬物。黃瀨驚喘著掙開身子想逃,卻被青峰搶先一步捉著腳踝給拖了回來,強硬的將人給圈在懷裡,接著毫不留情的將那球型物體推進去。

  就著這姿勢黃瀨倒是看清楚了被強行塞進他體內的東西──一顆沾著粗糖霜的艷色糖球。

  「咿、那是從哪來、啊……不要用轉、嗯……小青峰──」

  無力抵抗的黃瀨渾身發軟的靠在青峰懷中,一聲比一聲黏膩勾人的呻吟都在撩撥青峰的理智,他強忍著想按住情人狠狠操弄的衝動,硬是這麼拖著磨著就是想讓黃瀨被逼得哭出聲來求他,然後──

  ──再以一種絕對強勢的姿態君臨其上。

  青峰光用想的覺得喉嚨乾渴,不由自主得更加興奮起來。

  糖球在被反覆插入拉出的過程中開始融化,半融的糖液泛著濃得令人暈眩的香甜氣味,青峰俯下身去先是試探性的用舌尖輕舔,隨後整個舌頭都跟著探了進去,惡意的以舌將糖果擠向更深處。

  「不要、不要……青、拿出來啊……」

  這樣的行為實在太過羞人,一開始黃瀨雖然死命隱忍著,但最後還是受不了而哭了出來。

  「可是你緊緊咬著糖果啊,涼太……這讓我怎麼拿出來呢?」青峰再度把手指伸了進去,兩指夾著糖球極其刻意的緩慢抽動著。

  「好奇怪、呼……不要這樣……嗚啊、裡面、呃!」

  一旦哭出來就無法停止,可憐的小模特哭得渾身顫抖,將唇湊上青峰的下顎又是親又是舔的,希望這樣能討好這個惡劣狂暴的君王。

  青峰倒也有些心軟,從黃瀨體內拿出已經融的不成樣子的糖球,卻是將其抵上了黃瀨那早先被自己吻咬的紅腫的唇。

  「吃掉。」他命令道。

  被欺負的連反抗都不敢了,黃瀨淚眼汪汪的張開嘴,無比羞恥的讓青峰將糖果塞進自己嘴裡。

  好心情的稱讚了聲「乖孩子」,黃瀨還沒來的及回過神,青峰就這麼抓著他的腰毫無預警的插了進去。

  「啊、哈啊啊啊啊啊啊────」

  黃瀨抱住青峰的肩臂,過大的快感伴隨著一種幾乎快窒息的錯覺逼的他再次哭泣出聲。黃瀨忍不住夾起攀在青峰腰上的長腿,緊緊收攏的十指在青峰背上留下一道道凝著血的艷紅抓痕。

  「嘶──小力點啊喂。」

  青峰像是報復似的猛力抽送了起來。

  熾熱無比的器官毫無保留的直直進入後穴深處最為柔軟的地方,不留情面的大肆掠奪,黃瀨喘息著弓起身子,過度緊繃的身軀禁不住的發抖,指尖狠狠掐進青峰的肩頭,青峰像是沒感覺到肩上的痛一樣,仍是一個勁的抽插著。

  「太深、太深啊……哈啊、青峰──放、嗚──」很快的察覺到對方接下來的意圖,黃瀨驚慌失措的尖聲哭叫:「哈啊……不可能、做不到──不行嗚嗯、咿啊──沒辦法、再進去了……!」

  但青峰哪會聽他的話,只是緊捉住黃瀨的腰,就著對方跨騎在自己身上的姿勢,緩慢而強硬的將灼熱的性器往裡頭頂去,粗暴的挺向不曾被開發的深處。強烈的快意自尾椎處席捲而上,黃瀨大張著嘴只能吐出呻吟,就連呼吸都快沒有餘韻,自唇邊滴下的唾沫濕溽了下顎、前胸,很快的又隨著激烈的親吻和肢體接觸而沾抹到彼此身上。再多的討好求饒都在過分激烈的動作下化做支離破碎的尖叫與嚶嚀,一波波越發激烈的快感讓黃瀨不自主的蜷曲起腳趾,想逃離卻又本能的展開柔軟的身體迎合對方。

  會死的、會壞掉啊────

  「哼嗯、嗚……哈啊──哼啊啊、停──求你、青……哈、啊啊、會死……要壞了、停啊……大輝、輝──慢……不要、嗚啊──」

  青峰給這樣活色生香的小模特給挑逗的紅了眼睛,他用力掐著黃瀨忘情扭動的柔軟腰桿,將碩大的慾望全數抽出,接著狠狠進入後腔最底層。

  「嗚、嗯──咿呀、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黃瀨沙啞的哭喊,被汗水打溼的頭髮狼狽的貼在頰邊,紅彤彤的小臉滿是眼淚,自後方一湧而上的快感讓他顫抖著不自覺絞緊了下身,在青峰射在他體內的同時達到了高潮。幾乎是半昏迷的黃瀨被青峰抱在懷裡,身上每條肌肉都喧鬧著喊痛,連動一動手指的力氣都沒有。全身的毛細孔拚了命的滲出汗珠,濕的像是剛沖過澡一樣,可青峰卻是完全相反,顯的十分神清氣爽。

  青峰大輝意猶未盡的舔舔唇。

  「再來一次?」

  「青峰大輝我拜託你去死──!」




















*幹好恥ㄛXDDDDDDDDDDD
*我覺得我一定是、上輩子欠了安ㄉ不少債←

 2013_08_29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8 « 2017_09 » 10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