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遠】情鍾 6


【雷雷雷】

*民初背景
*性轉注意
*性轉有換名字←
*誰都不能阻止我刷樂樂,ㄏㄏ(幹
 



  鄒媛其實不信一見鍾情這事。

  只那一眼就把自己的終身草草交付,有的人甚至連那「命定之人」的姓名身家都不曉得,品行為人也一概不知。這樣的感情、這樣的婚姻,究竟是圓了心中的情熱,還是只滿足了那遙遠的對愛情的幻夢。

  可眼下她竟也要做出一樣的事情來了。

  她心下煩亂,動作沒個輕重,按在鋼琴上的手一偏,彈出幾聲沉悶而暴躁的聲響。她自己也給驚著了,反射性往後一退,連同臀下的鋼琴椅被帶著一齊向後,在厚重的吸音地毯上拖出長長的痕跡。

  鄒媛呆坐著停了會,最後索性也不彈了,輕手輕腳地闔上琴蓋。可她一時半刻也不知道能做什麼,只好漫無目的地趿著毛茸拖鞋慢吞吞挪下樓。

  孫哲平今日不在,也不知是不是和于鋒去辦得同一件事。張佳樂卻是在的,窩在客廳一角的貴妃塌上,腳邊一籃雪白毛線,居然是在織圍巾。鄒媛小步走過去,往張佳樂腿邊一坐,看著姊姊手裡翻飛,迅速而靈巧地織出好一大片工整繁複的花紋。

  「天還沒涼呢,怎麼織起圍巾來啦?」鄒媛問。

  「到時候妳就知道,時間可是過得很快的。」張佳樂一邊說,手中動作沒有停下,「這是要給妳的,早些織起來妳才好直接帶回去。」

  鄒媛聽了心頭一暖,樂呵呵地往旁邊一倒,整個人伏在張佳樂腿上。

  「姊姊真好。」

  「妳這才知道呀。」張佳樂玩笑似地嗔道,把織好的一段圍巾撩起蓋到鄒媛臉上,「我還當妳遇了情郎就忘了我對妳的好囉。」

  哎呀。鄒媛有些煩這個話題,扭過頭去不說話。

  「又怎麼啦?」張佳樂把棒針擱到一旁,伸手捧著鄒媛的臉,半強迫地讓女孩兒轉頭過來看著她。只見鄒媛滿臉煩悶哀愁,倒像是昨天那副委屈樣。

  「還以為妳早都想通了,現在又在煩惱什麼?嗯?」

  張佳樂摸摸鄒媛的頭,又把女孩兒的瀏海撩開,露出光潔的前額。接著又替妹妹把略有些毛亂的長髮梳理整齊。鄒媛半瞇著眼睛,在張佳樂親暱的肢體接觸中慢慢放鬆了下來。她沉澱了一下情緒,接著一五一十地把她剛剛想的都和張佳樂說了。

  「就說妳傻,還不信。」

  聽完之後張佳樂馬上往鄒媛的額頭上猛力彈了下,鄒媛吃痛地哼一聲,一下子坐了起來,還不忘抬手去捂被打疼了的額頭。張佳樂看著鄒媛,一臉恨鐵不成鋼似地搖搖頭,說:「昨天我說的妳都沒聽懂呀。」

  鄒媛有些疑惑,不太明白張佳樂為什麼要這麼說。

  「我只是讓妳多接觸接觸,沒讓妳巴巴地送上門去啊──瞧妳急的!」

  明明妳也很急呀……鄒媛張了張口,最後還是沒說出來。

  「而且妳哪裡是第一天知道于鋒!我之前和妳提了那麼多次,說了這麼久,妳自己想想有哪點不是在透消息給妳?」

  仔細一思量,鄒媛竟是啞口無言。

  張佳樂見她這副表情,再次搖頭,「笨哪。」

  「真要論起來,一見鍾情的那個人不是妳,而是于鋒。」她捏著鄒媛的下巴,把妹妹的臉略抬了抬,好生打量了會。皓齒櫻唇,明眸長睫,這樣純真又甜蜜的、她的小女孩兒……

  怎麼會沒有擄掠人心的資本。

  「換言之,主動權在妳手上。」張佳樂握住鄒媛的手,帶著她把手心給牢牢捏緊。

  他的情、他的愛,一切憂苦喜樂、歡快恨痛,全都操之在妳。
  妳要他生便生,要他死便死……

  這才是真正害人的情鍾。

  女人傾身湊到女孩兒耳邊,吐氣若蘭,「──只有妳允不允,沒有他要不要。」

  張佳樂說罷又直身回去,明明她是背光而坐,但一雙桃花眼兒裡卻幽幽閃著光,忽明忽暗。

  「明白?」

  鄒媛呆愣了好半晌,最後訥訥地垂首,不發一語。




















*不知道為什麼畫風驟變><(幹
*于鋒上線之後就會是傻白甜啦!Trust Me!!!(沒用

 2014_11_25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8 « 2017_09 » 10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