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雷雷】韓家大院


【雷雷雷】

*源於我一個莫名其妙的夢←
*CP大概是韓張、韓樂、韓林(←其實沒有什麼實質戲分只是想硬湊F4(幹)、宋樂、雙花
*雖然我寫ㄉ很含蓄但宋樂有強迫戲碼(?
*超雷
*超雷
*超雷
*超雷
*超雷
*超雷
*超雷
*超雷
*超雷
*超雷
*太重要了我一定要說無數遍(欸
*究極OOC
*隨便寫寫,我只是想雷雷大家(幹
*有被問說要不要性轉,但我想反正性不性轉都一樣雷,大家自由添加調配吧(很消極
*雖然我覺得性轉之後更嗨ㄌ哈哈哈哈哈哈哈(已棄療
 





  若談起韓文清,第一個被提起的必定是他那能止小兒夜啼──給嚇得──的嚴肅面孔。再來便是韓家二太太張佳樂。儘管大太太張新杰以嚴謹自律同樣為人所熟知,端得也是清麗端秀的好相貌,可總冷靜自持得過分,三太太林敬言又是個低調不生事的,哪比得過那二太太一派活潑浪漫的巧笑倩兮,像一片白梅裡生生杈出的一枝粉桃,再清冽的暗香也被這甜蜜給壓了過去。

  又說到這大太太和二太太,兩人本是同個父母所出,仔細說來二太太還是嫡長,不知怎麼得卻是大太太擔了主位,其中的關係眾說紛紜沒個準信,不過兩人之間感情卻是挺好的,從不見有什麼嫌隙。

  韓家子嗣單薄,只有大太太生了個兒子,其他二房竟是再無所出。二太太喜歡孩子喜歡得緊,有事沒事老往大太太那裡跑,勤快得儼然是人家半個娘似的。但孩子漸漸長大,二太太也開始避嫌,越來越少往大太太那裡去了。

  韓先生和大太太都暗誇二太太知分寸,可到了大少爺宋奇英那裡卻有些不平衡了。

  大抵自某日他從教書先生那兒回來,想抱一抱最喜歡的小媽卻被攏著肩膀輕輕推開時,就有什麼已經注定是無法回頭了。

  那時半大少年只覺得委屈,回房後憋了半天還是忍不住,跑去張新杰那兒同他說了。卻不料一向謙和淡然的張新杰面上竟顯出幾分不快,板著臉訓了宋奇英大半個時辰。那會子宋奇英仍是不懂張新杰的戒斥,可現在他終於懂了,卻已經太遲。

  ──那是他父親的人。

  但若說只是尋常孩子想同長輩親近,張新杰斷不會這般嚴厲斥責。他本就心思細膩,幾乎是本能且反射性的感受到兒子即將對禮教的逾矩。事後證實張新杰的預感確實是對的,卻可他卻算錯了這不平背後的因由──那絕非是年少對禮教分際的懵懂不知。

  而當時真正勘破那尚未長開的少年的心事的,卻是張佳樂。雖然他平日裡總是一副樂天爛漫的樣子,可其實他也是心眼活泛的人。他太明白在少年眼底漫漫沉澱的情感代表著什麼,否則做事一向隨心由意的張佳樂,也不會一下子疏離得這樣明顯。

  可張佳樂還是想得太容易。他以為把孩子哄好順好了,再把自己往遠一擱,慢慢地日子久了也就淡了散了。卻忘了韓家男子,秉性脾氣都是一樣的。

  一旦認准了,就沒有回頭的道理。

  那樣美的花骨朵,懸在高高的枝頭上,想著久了,望著久了,盼著久了。愛不得,求不到,放不下,就魔怔了。

  和當初的韓文清一模一樣。



  又是幾輪季節嬗遞,韓先生帶著大太太給要成親的遠親賀喜,留下二太太、三太太和大少爺在本宅。大少爺成年後越發穩重少言,而三太太又喜靜,張佳樂覺得一個人鬧騰沒意思,安安份份地過了兩日。

  到了第三天張佳樂實在閒不住,大清早地從廚房一路鬧到三太太那兒,不管見了誰都一臉笑盈盈的,偏偏碰著了大少爺就將眉目笑意斂了大半,規矩地應了招呼,踩著步子飄逸地走了,速度還頂快。宋奇英有些鬱悶,懷著一股說不上來的愁和惱,轉身回房裡去了。

  傍晚時分下了場大雨,一直到夜裡也不見稍有停歇。張佳樂沒地方去,就窩在自己房中看點閒書打發時間,才翻了沒幾頁便聽得外頭有人敲門,原來是下人來報說少爺似乎身子不適,讓他過去瞧瞧。

  張佳樂本來是不願意的,可張新杰不在,主事的就是他,他不得不去走這一趟。他整理了下儀容,喊退下人自己去了。

  一進房就見宋奇英呆坐在桌前,垂著頭拄著臉,一副滿懷心事的樣子。張佳樂不動聲色地喚了聲大少爺,宋奇英身子一僵,緩緩抬起頭來,竟是孩子氣的委屈模樣。

  小媽現在都不肯叫我名字啦。宋奇英又垂下頭,慢慢地趴到桌上。

  「都這麼大人啦,鬧什麼小孩脾氣。」張佳樂有些好笑,走過去捧起宋奇英的臉,伸手探了探額溫,又掏出巾子給他拭去面上的一層薄汗,「小時候是誰讓我別老那麼黏糊糊地喊名字,現在還說呢,都忘啦?」

  沒忘呀。
  怎麼忘得了。

  宋奇英斂下眼睛,沒說話,任憑張佳樂扶著他的臉給他擦汗。張佳樂的手明明那麼涼,可他卻覺得那雙手正一下一下地撩起一股狂躁的熱度。張佳樂擦完後把帕子隨手一擱,又去探孩子的額頭,覺得溫度似乎較剛才又升了起來。於是他抽手,準備吩咐下人去叫醫生來。沒想到宋奇英倏地睜開眼睛,一把拽住張佳樂的手。

  這時外頭一道雷猛地打下,很近,雷聲幾乎是在耳邊炸開,而那一瞬間,張佳樂藉著前頭白慘慘的電光看清了宋奇英的表情,他心下一沉,狠力甩開宋奇英的手轉身就往門口跑。

  才沒幾步張佳樂就被宋奇英從後頭撲來壓在門板上,張佳樂掙扎著,扭過身子就是一拳往宋奇英臉上招呼。張佳樂勁頭下得極重,宋奇英被打得臉一偏,手上的力氣卻是半點沒鬆,反而箍得更緊,拉著人往裡拖。

  兩人一路扭打,最後張佳樂被按到地毯上,宋奇英熱血上頭,下手沒個輕重,直接撕了張佳樂的前襟。張佳樂又是一拳過去,這次卻被宋奇英制住了。天邊又一道雷打下,張佳樂瞪著一雙水泠泠眼睛看他,明明那樣冷,宋奇英卻覺得那目光是燙的,燙得他周身血管瘋狂地、突突地跳,覺得隨時會破膚而出。

  奇英,你放手。張佳樂故作鎮定,卻隱約能聽見尾音幾不可聞地顫抖著。宋奇英沒有理他,沉默而堅定地搖搖頭,慢條斯理的去剝張佳樂身上的衣裳。

  「宋奇英!」

  張佳樂的吶喊被掩在雷聲當中,可宋奇英知道他要說什麼,於是他再一次沉默地搖頭。

  宋奇英什麼都聽不見了。不管是張佳樂的尖哮、咒罵、哭泣又或是他自己的喘息,什麼都聽不見,彷彿只有沉重的雷響徘徊在耳邊。他只知道那朝思暮想的、甜蜜柔軟的軀體現在就在他身下,在他懷裡。那朵高掛在枝頭上花骨朵現在已經是他囊中物,他要細細碾碎了,然後慢慢地將他嚥下去。

  隔日醒來時張佳樂已經不在了,要不是唇角和臉上身上的瘀青血痕張牙舞爪地用疼痛彰示著自己的存在,他還以為昨天那些全只是一場綺夢。

  宋奇英不知道被他折騰得全身上下沒一塊好皮的張佳樂是怎麼離開而不被發現的。他現在沉浸在一種狂喜的恍惚中,同時又焦躁不安。他急於想和張佳樂說些什麼,但又覺得不論說什麼都不恰當。可他始終見不到張佳樂,直到韓文清和張新杰回來。宋奇英看著張佳樂幾步蹦過去,搭著韓文清的手臂,踮著腳去親吻他真正的丈夫的唇。



  至今宋奇英仍不知道是誰走漏的風聲。韓文清那天渾身戾氣,衝進書房反手就是一掌甩在他臉上,宋奇英一下子懵了,耳邊一片嗡鳴,不知是給打的還是明瞭自己已經被識破的驚茫。他被拉著扯到了祠堂前,看見張佳樂早跪在那裡,面無表情,而張新杰站在一旁,手裡捧著一條浸足了油的籐鞭。

  見此宋奇英一下子就冷靜下來了,他跟著跪了下來,位置卻比張佳樂還前面些,隱隱擋在張佳樂面前,張口就道:「是我的錯。」

  「當然是你的錯。」張新杰說:「跪正,領家法。」

  他萬萬沒料到竟是張新杰動得手,第一鞭下來時宋奇英的眼前一黑,火辣辣的痛從外頭鑽進骨裡,再從深處慢慢地往外滲出來,他粗喘一聲,差點要往前栽倒,還好及時將身子給拉了回來,接著便迎來了第二下、第三下。

  一旁張佳樂目不斜視,神情冷淡地好似他不是跪在地上受罰的那人,而面前正挨打的宋奇英離他很遠很遠,和他一點關係也沒有。

  一輪家法下來宋奇英幾乎只剩一口氣,可他仍挺直著血痕斑斑的背脊,企圖能替身後的人多擋一些,多遮掩一些。可張新杰完全沒有把他的努力看在眼裡,逕自繞過兒子,站到張佳樂面前。

  「你和他同罪。」張新杰說:「──但我自己認為你不該受罰。」張佳樂有些意外地抬眼看了看自己的手足,又垂下眸去。張新杰伸手幫張佳樂理好凌亂的瀏海,接著揚起鞭子。

  然而卻被制止了。

  韓文清沉沉地道:「……孫哲平。」

  宋奇英沒有漏掉那個瞬間,在那個名字被喊出的剎那,張佳樂猛地揚起眼眸,眼底迸出絢麗的光,明艷宛若星辰。他從未見過這樣的張佳樂,這樣活生生的、充滿生機和光彩的張佳樂。

  張新杰淡然地看著那個突然出現在門前的男人,又看了看韓文清,持著鞭子退到一旁。孫哲平恍若無人的踏了進來,伸手就去拽張佳樂。

  起來。孫哲平說。可張佳樂沒理他,依舊跪在地上沒有動作。孫哲平沒有耐心再說第二遍,逕自扶著張佳樂的腰硬是把人給托起來。人拉起來後他的手也沒放開,自然而然地把人順勢攬進懷裡。

  「放手。」韓文清說。

  「放什麼放。」孫哲平咧嘴一笑,「我說過你要是讓張佳樂受了半點委屈,我就帶他走。你倒是說說看,你讓他受了多少苦?嗯?」

  韓文清沒說話。

  「我不管你怎麼想。我只聽張佳樂一句話,他要是想走我就帶他走,誰也別想攔。若是他要留下,我就自己從這裡滾出去。」

  孫哲平鬆開手往後退了一步,問:「走嗎樂樂?」

  張佳樂看了看張新杰,又去看韓文清,過了良久才把目光溜到宋奇英身上,然而一下子又飄走了,重新落到韓文清那兒,最後他斂下眼睛,如釋重負地、歡欣地笑了:「走。」




















*發現了年齡上的BUG……算了我不管,樂樂就是要年輕(幹
*感覺孫大大出現得很莫名其妙對不對!!!老實說我只夢到孫哲平殺出來那刻就醒了,所以後面我就隨便寫寫反正結尾一定是雙花的(幹
*覺得名字換一換就可以去投電視劇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淚流滿面
*我覺得我好對不起老韓喔(哆啦仰天哭)不過要是把韓文清換成葉修我會比較爽,天啊光想就好嗨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多大仇

 2014_10_31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10 « 2017_11 » 12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