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禮】命運之人

Category: ◆短篇/Others  

【尊禮】

*和安ㄉ的等價交換
*雖然一開始設定是尊哥沒死的平行世界,不過安ㄉ好像比較喜歡原作設定,所以是原作設定QQ(欸
*嗚嗚嗚動畫真的好痛ㄛ
*然後這是老梗←
*劇情點還滿散亂的XDDDD
*OO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
*OO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
*OO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
*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講三遍(欸
*我總共寫過三篇尊禮,次次不相同←
 





  ----能將我們緊緊連繫在一起的,只有那強勢而無理的命運。





  人在面對未知的東西時,反應總是不盡相同的。

  宗像禮司發現自己的手上多了怪東西--正確來說,是小指上多了怪東西。而那個「怪東西」事實上是一條極細的線,細得幾乎無法辨別顏色,就算盯著久了也僅能大約推測大概是銀色或者是白色一類。老實說宗像會發現也是出於湊巧,細得過分的線只有在剛好對上角度時才會在光線底下閃過一抹亮色。不過那神秘的細線並不會影響日常作息,也沒有帶來任何束縛感,於是宗像禮司決定暫時將它擱到一旁,先把今天該做的工作處理完再說。

  這無法解釋的現象並沒有在宗像禮司結束了一天的工作後消失,硬生生排除了「大概是看錯了」等等的僥倖想法。不過那條細線的顏色似乎更加明顯了?宗像禮司換個角度觀察了好半晌,卻仍然無法判斷出那究竟是什麼顏色,他沉吟了聲,用拇指和食指輕輕捻起了那條線,有些疑惑和困擾。

  算了。宗像禮司暗忖,但很快的責備起自己來。面對這麼一個毫無資訊和常理可言的東西,一向嚴謹的自己最後竟然只下了這種結論,不管從哪方面說起都太過草率輕浮。可宗像禮司又忍不住替自己辯駁,出於一種直覺,他認為那並不會對他造成任何傷害──儘管他並不是一個全然信任直覺這種毫無根據的東西的人,但至少現在的此刻,他強烈的肯定自己這個判斷。

  那麼、繼續觀察下去吧。宗像禮司抬了抬手腕,繫在小指上的細繩隨著他的動作垂了下來,在桌上堆積成一團一團的凌亂線圈,最後延伸到無窮遠方。


  很快的一個禮拜過去了,關於那神秘的細線的事卻沒有半點新發現,唯一有什麼不同的應該是那條線的狀態了吧。現在不需要湊到光源底下拚命轉著角度也能輕易看見了,不過是一種說不上來的顏色。如果硬要說有什麼進展的話,大概是「只有他自己一人能夠看見」這種不知道算不算重要的發現。

  不是沒想過向他的副手等人求助,但這實在太超出常理──儘管他們本身的存在就已經足夠顛覆常理──,另一方面是他總有種「這不能像他人透露」的念頭,可能是只有他自己看到的關係近而認定了這是他自己的私事,所以才選擇不聲張出去。但宗像禮司很快的又否決了這樣的想法,出於一種直覺──

  又是直覺。

  這個在近日頻繁出現在腦內的單詞讓宗像禮司忍不住要皺起眉。於是他決定要以理性的方式來處理這個東西,他試著整理出一些現有而且有用的線索,然而結果卻很讓人失望:因為目前已知的只有它有著未知的顏色還有它「大概」是一條線而已。

  線。顏色。……還有在小指上頭?

  有那麼個瞬間宗像禮司幾乎就要想出答案了,他完全可以肯定那將會是正確解答,基於一種……他決定往後幾天不會再使用這個詞了。可通訊器卻這在時候非常不識時務的響了起來,等宗像禮司處理完事情後回過頭再想,卻什麼都想不起來了。宗像禮司有些懊惱,但意外的沒有放在心上。他已經等了一段時間了,既然沒有什麼影響,或許還值得再觀察上一陣子。

  他抬了抬手腕,難得起了好奇心。


  令他失望的是,接下來幾天那條線毫無變化。要不是他時不時會分神關注一下,他忙起來時還真能當它完全不存在。守株待兔了這麼長的時間,那點好奇心早就消散的無影無蹤,宗像禮司探手過去拽了拽,也只是感覺它鬆垮垮地被拉起,彷彿另一頭是空的一般。宗像禮司還來不及分析這個現象究竟代表些什麼,卻感覺小指頭上猛地一緊。

  線變色了。從他的指根為源頭,鮮豔似血的顏色一路蔓了出去。這時候就算冷靜自持如他也不禁愣了下,最後露出一種古怪的表情。

  太惡俗了。宗像禮司有些想笑,惡俗到他一開始就下意識排除了這種狀況。

  紅線、傳說中的命運的紅線。
  那麼,另一端接的會是誰呢?

  他開始拉起了那條長長的紅線。豔色的線被他一圈一圈纏在腕上,層層疊疊交錯交織,彷彿沒有盡頭。宗像禮司不停的拉著,直到線被他捲到繃得筆直,就在此刻他突然被一股未知的力道牽引著站起了身,那條紅線輕輕的上下震盪著,像是要將他指往外頭。

  而他跟上了。

  先是走在大街上,接著彎進了巷弄裡,宗像禮司一次次穿梭在街道小巷之中,路線凌亂得毫無章法脈絡可循。他不只有一次懷疑過自己是不是被惡整,憑藉著特殊能力的話,這似乎也不是辦不到的事?但他的心裡偏偏有一股篤實的期待感,他想他知道那一端的人是誰的──。

  ──那唯有強勢有如命運才能綁縛住的男子。

  「──周防尊。」

  被叫喚的男子將菸夾在兩指當中,另一手正拎起那長得不可思議的紅線。

  唷。果然是你麼。周防尊說,抬起手來吸了口菸,模模糊糊的笑了。「看來不需要我找過去了。」

  語畢他拽過紅線用力一扯,竟是把宗像禮司給扯得往前踉蹌了幾步,他擺出的防衛姿態被對方突如其來的一拉全給破壞了,宗像禮司不用想也知道自己現在周身都是破綻。果然周防尊趁著他還來不及調整好狀態的空隙倏地衝了過來,右手猛地爆出一蓬火焰。宗像禮司下意識地抬手欲擋,卻沒料到逼近到他面前的周防尊這時卻突然收起了焰火,單手制住他的手腕,另一手捏著他的下頜,完全可以稱之為兇狠的咬上了宗像禮司的唇。宗像禮司很快就反應過來,不甘示弱地也咬了過去,卻讓早有準備的周防尊緊扣著他的下顎給阻了下來。柔軟而靈活的舌竄了過來,宗像禮司輕輕哼了聲,妥協似的閉上了眼睛。

  紅繩在地上散成一片,凌亂的糾成死結。





  ----能將我們緊緊連繫在一起的,只有那強勢而無理的命運。






























  遠方的達摩克利斯之劍墜了下來。宗像禮司突然感到手上一輕。他抬起手,看著紅線一點一點化作粉塵,消散在空氣當中。



  能夠將我們分離的,也是那強勢而無理的命運。



















*要痛大家一起痛^p^誰都別想逃(幹
*我的OOC沒有下限辣^p^不要攔我、我要、去跳江!江江江江~(三小
*幹,莫名的恥欸Whyyyyyyyyyyyy

 2013_08_29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8 « 2017_09 » 10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