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五/米英】Something unknow

Category: ◆短篇/APH > 米英  

【連五/米英】

*整體來說還是米英啦……大概算是吧(幹)感覺好久沒寫了><

*怕我這個人以後會把坑挖深(???)先把學院分類一起設定設定:(不要問我依據是什麼(肝)
→米、普、西、德、南北義:葛萊芬多(天啊這個院還有分數能拿ㄇ(幹)
→英、法(女神室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幹)、露:史萊哲林
→耀、菊:雷文克勞

*以下細節裡有不符合原著的東西一定都是你的錯覺><(滾
*好久沒寫了,感覺會非常OOC(ryyyyy
*畫風驟變(?)大家小心
*結尾倉促(ry)求高抬貴手求放過TT
*大家要多睡覺喔,沒睡飽就會變成像我這樣腦洞越來越大←(欸
 


  要求葛萊芬多和史萊哲林一起上奇獸飼育學而不發生任何意外簡直是癡心妄想──就算這次突然多了雷文克勞的加入,這點也不會因此而有任何改變。

  今天的老師是暫時來代課的,很顯然地教師之間的交接沒有做好,才會出現一組五人裡頭三個史萊哲林、一個葛萊芬多和一個雷文克勞的組合,分明就是要那個雷文克勞的學生準備隨時去呼救的架勢。

  「找出獨角獸……怎麼出這種作業啊獨角獸不是騙人的東西嗎?」阿爾弗德雷隨便掃了眼羊皮紙上的內容,不以為意地傳給對面的王耀,隨即被一旁的亞瑟一巴掌拍在後腦上。

  「不要亂說!才不是騙人的!」

  「好痛!本來就是嘛!亞瑟你又要開始說那些不存在的東西了──好餓啊什麼才時候下課?」

  「牠們明明就存在!是你看不到而已!」亞瑟一下子跳了起來,很快地就被另外兩個史萊哲林給按下了,王耀才剛慶幸史萊哲林的理智總算沒卡殼,就聽見伊凡特別高冷地呵呵兩聲,拖長了音說:「不要計較嘛,畢竟是葛萊芬多啊~」

  王耀扶額。
  亞瑟冷笑。
  法蘭西斯嘆息。

  「你想打架嗎大鼻佬!」阿爾弗雷德二話不說把上抽出魔杖。

  「正好呀,看你不爽很久了。」

  接著一片混亂。

  「我應該先去醫療翼通知一下嗎?」王耀憂心忡忡地問。

  「不必。」法蘭西斯像是十分習以為常的樣子,「他們在不把對方打死……嗯、我是說,他們在沒有分出高下之前,是不會停手的。」

  王耀覺得有些絕望。

  「我建議我們先討論一下作業的事情。」亞瑟反手一個防禦咒擋下自後頭背景(?)那裡飛過來的流咒,然後一臉平靜地攤開羊皮紙,「目標是取得獨角獸的鬃毛,有問題嗎?」

  「有,我們要去哪裡找獨角獸?」

  「……。」

  「……。」

  「……王耀,你拿手機做什麼?」

  「我百度一下。」

  說好的本篇的清流呢大大!



  「好,現在知道位置了。那我們來分配各自的任務。」亞瑟刷刷刷地寫著羊皮紙。

  「所以說到底在哪?」

  「我有問題。」

  亞瑟直接跳過法蘭西斯,「什麼問題,王耀。」

  「那兩個怎麼辦?」王耀比了比後頭還在瘋狂互丟魔咒的傢伙,「總不好放著不管。而且他們也是小組的一員啊。」

  簡言之就是給我滾過來幹事啊王八蛋。

  亞瑟嚴肅地沉思了會,像是在考慮些什麼,最後他提著魔杖朝那兩人走去。法蘭西斯見了立刻抬起雙手嚴嚴實實地遮住眼睛,不忍再看。

  是又一片混亂。
  王耀長長地哦了聲,驚嘆無比。

  「這樣就全員到齊了。」綠眼睛的史萊哲林雲淡風清地拍了拍袍角那幾乎看不見的灰塵,重新坐了下來,順便把旁邊兩個成挺屍狀躺地的傢伙也給算了進來。「剛剛說到哪裡了?」

  「分配工作。」

  「噢、對,分配工作。」亞瑟提起筆又是一陣疾書,「聽著,我有一個非常完美的想法。」

  其他四人(?)都做出了洗耳恭聽的模樣。

  「大家都知道,獨角獸是一種暴躁兇殘的生物──當他不認同你的時候。所以在無法確定牠是否能接受我們靠近之前,我們必須謹慎。」

  「重點?」

  「所以我和王耀先試圖接近,然後這兩個,」亞瑟指了指還躺在地上的兩個,「在獨角獸暴走時就當肉盾使用。」

  「聽起來真棒。」王耀馬上就答應了。

  「那我呢?」法蘭西斯表示孤單寂寞覺得冷。

  「你沒什麼作用啊,你早就不純潔了。」亞瑟手一揮直接把法蘭西斯的名字給槓掉了。

  王耀看著淚奔遠去的法蘭西斯下了個結論:玻璃心傷不起啊。



  最後還是照剛才說的那樣分配了,只不過自己一組的人並不是法蘭西斯,而是亞瑟他自己。和法蘭西斯分到一塊的阿爾弗雷德嚴正抗議過這樣的分組方式,但馬上就被武力鎮壓了。五人裡頭能看見平常人所不能看見的,只有他和王耀而已。法蘭西斯雖然沒辦法看清,但靈感很強,和老是依照直覺做事情的阿爾弗雷德搭檔還算能行──其實會這樣處理絕大部分的理由是因為亞瑟發覺把伊凡和王耀以外的人分到一起好像都不能放心。

  做人難啊。亞瑟不禁感慨,同時甩出數道咒語把那個還糾結在分組上頭並不停吵鬧的葛萊芬多給修理了一頓。關於獨角獸的注意事項都已經再三確認過了,眾人約定好會合時間便依照討論過的路線各自行動。亞瑟把魔杖握在掌心,看著其他人都離開後才回頭踏進身後的林子裡。

  他其實知道獨角獸在哪裡。

  不光只是能看見,從小他和那些傳說中的神祕生物之間就有種特殊的感應,他一度覺得大家都應該是這樣的,後來才知道這太特殊了,特殊得不正常,小時候也因為這種與眾不同吃了不少苦頭,甚至還碰到過幾乎危及生命的事。從此之後他徹底把這件事掩飾了起來,知道全部真相的人也只有法蘭西斯而已。

  這次的作業大概只是隨便出來整學生用的,其實仔細一想就能明白了──霍格華茲裡怎麼可能有獨角獸出沒。但哪裡知道今天偏偏闖進來一隻,後頭還緊緊追著一個更加強大凶惡的東西。這種情況是該通知老師去解決的,可是這樣就來不及了。亞瑟能感覺到那只靈獸正迅速地衰弱下去。他無法坐視不管,更不想把其他人牽扯進來,只好用這種方式把人給支開,獨自前往。

  如果不能趕在被發現之前處理好的話……亞瑟深吸了口氣,抓著魔杖的手捏得更緊了。

  亞瑟在一個灌木從前發現了受傷的獨角獸。充滿靈氣的生物用深藍色的眼睛看向他,發出焦躁不安的低鳴。亞瑟慢慢挪著腳步一點一點靠近,試探性地伸出手,獨角獸沒有避開,不過也沒有主動親近,亞瑟的手就這麼停在半空好一會,最後小心翼翼地摸了上去,沒有被拒絕。他暗暗鬆了口氣。

  「嘿,別怕。」亞瑟從長袍的口袋裡拿出幾瓶藥水,遲疑了一下,「不過這是給人類用的……你能用嗎?」

  他提著瓶子搖了搖,淺藍色的液體在瓶中盪了圈,映著穿進林子裡的微弱陽光,折出幽暗冷冽的光。獨角獸稍稍揚起脖頸,打量亞瑟好半晌才往他那裡靠了靠。可就在這時原本已經寧定下來的聖獸卻突然厲聲嘶鳴了起來,撲騰著想站直身體,卻因體力不支而栽倒在地,亞瑟連忙過去想檢查牠的情況,倏地覺得頸後一冷。亞瑟猛地往旁邊一撲,沒來得及細想便急急撐地爬起,回身反手朝向獨角獸一連甩去五道防護咒,超常發揮,但也只堪堪擋住了那襲來的未知生物。

  「……那是什麼?」亞瑟喃喃道。他試圖想去辨認牠究竟是什麼,但森冷濃黑的霧氣緊裹著那只凶獸,什麼都看不清楚。

  凶獸又衝了過去,亞瑟朝著牠下了道禁錮咒,可是打偏了。他手沒停,禁錮咒後頭緊跟著爆裂咒,這下紮紮實實地打在了凶獸身上,卻只阻下牠的腳步不過幾秒。亞瑟急得要命,不可饒恕咒的咒文含在舌尖上不知道該不該唸出來──先不說不可饒恕咒對非人類有沒有用,他不想因為隨便使用而惹禍上身。可看著凶獸逐漸往獨角獸逼近,眼下似乎沒有太多選擇,亞瑟咬牙,一邊衝過去一邊射出咒語,卻是一記撕淌三步殺。這下倒是逼得那隻凶獸不得不停了一停,身上一下子多了幾道鋒利的血口,滴滴答答淌著血。亞瑟搶了空檔攔在獨角獸前面,在凶獸再次撲上的同時又下了數道防護咒,也許是血性被激出來了,牠竟然直接撞碎了屏障,直往亞瑟衝來。亞瑟神色一冷,不再有所顧慮,眼看咒術就要發出,卻突然自一旁衝出一個人影擋在他面前,強橫地只靠蠻力制住了逼近的凶獸。亞瑟在千鈞一髮之際硬是把手腕給壓了壓,咒語險險避過前頭的人打在地上。

  「阿爾弗雷德你是白痴嗎!」亞瑟形象盡失地扯著嗓子大吼,「滾開!」

  「白癡的是你!」阿爾弗雷德忙著架住那隻怪物,偏頭避過猛地咬過來的獸嘴,頭也不回地吼了回去:「你怎麼會認為你能夠獨自解決這件事情!」

  「不然能怎麼辦!說了也沒人會信!」

  「沒有說怎麼知道會不會有人信!」

  「我、已經、說過了──獨角獸!結果呢!」

  「──好、行,我的錯!但我們一定要在現在吵這個嗎?」

  「是你先提──」

  「天啊!親愛的,我們先把這個鬼東西處理掉可以嗎?」阿爾弗雷德再次閃過那排想把他吃下肚的利牙,「看樣子撕淌三步殺好像挺有效的──你剛剛是不是用了不可饒恕咒?」

  「你他媽叫誰親愛的!」亞瑟差點沒忍住把撕淌三步殺扔到阿爾弗雷德身上。「閉嘴。我沒有。」

  「你差一點就打到我了!用不可饒恕咒!」

  「我們能不能先把這個該死的東西解決再談這個!」亞瑟瀕臨失控地大叫,「而且是你突然衝出來!」

  「所以你真的用了!」阿爾弗雷德不可置信地喊,「你不能這樣!我是你──」

  「閉、嘴!」無法再忍耐的亞瑟朝阿爾弗雷德下了無聲咒,卻詭異地滿臉通紅。

  但靜默只維持不過幾秒,因為阿爾弗雷德很快就發現到自己的狀態,馬上施了個咒立停,「媽的,你對我下無聲咒!」

  「──你什麼時候學會無杖魔法的!」

  「上個週末。」

  「上週末……操,那時候你是騙我的!」

  「呃……不完全是你想的這樣。」阿爾弗雷德使足了勁,滿身大汗,「我們能不能晚點再討論這個?」

  「不能!」

  「──王耀不是去叫人了嗎怎麼到現在都還沒出現!」阿爾弗雷德轉開了話題。

  「阿爾弗雷德!」



  這件事最後是由王耀急急回霍格華茲找來的日.耳.曼副校長解決的。兩人越級打怪逞強強撐的結果是一個魔力透支一個體力用盡,所幸都沒受什麼太嚴重的傷。最後他們分別讓法蘭西斯和伊凡一背一拖(?)地送進醫療翼去了。

  至於後來被前去探望的史萊哲林的學生看見他們相擁著擠在同一張病床上的慘劇,那就是另一個故事了。




















強制END←←←←←←←再不住手就住不了手ㄌTT





*我原本以為兩千字左右可以搞定,結果(ryyyyy
*為什麼最後會變成這樣我真的、說不清、ㄜ(rofl)
*有些咒語的名字我不太確定XDDDDD麻煩大家指正一下><
*↑台譯陸譯混用XDD反正哪個好聽我就用哪個了←(ㄇㄉ
*……….防禦咒可以擋物攻ㄇ(一臉深沉(幹
*咒立停可以解除別人下在自己身上的咒語ㄇXDDD

*最近發現我不擅長寫在文章裡頭屬於「未知」的人/生物TT,我很不會用代詞……是不是因為這樣所以我英文關代學不好qq(無關

 2014_04_05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10 « 2017_11 » 12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