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黃】Longing for you/續


【喻黃】

*又稱《演藝圈paro之上了那個話嘮》by小伙伴
*謝小伙伴想了一個簡單黃暴的標題(rofl)↓
http://www.plurk.com/p/jv2cad
*但應觀眾要求(?)我還是想了一個看起來很高大上且不明覺厲的名字!!(滾

*接Longing for you(=《演藝圈paro之潛了那個話嘮》(幹)
*為什麼黃少到我這裡都不說話……完全的OOC啊TT←
*我好蘇喔,幹,怎麼辦醫生,我是不是沒救了(對
*這兩個人是誰我不認識(抱頭
*燉個肉還要鋪陳,有什麼毛病(淚流滿面

 



  黃少天作夢也沒想到會再見到那個男人。

  那天是公司內部的聚會,黃少天酒量不算好,中途離開去了趟洗手間想洗把臉順便透透氣,沒想到一進廁所就看見喻文州背對門口雙手撐在洗手台上,低垂著頭看不清表情。黃少天原本是想轉頭就走的,但想想這樣反而有點欲蓋彌彰的感覺,於是一步一步慢慢挪了過去。

  「那個喻先生你還好吧?是喝多了還是生病啦不舒服的話趕緊回去比較好吧?一個人在這裡有點危險啊。欸到底怎麼回事啊該不會是失去意識了吧究竟清醒不?要是沒法說話也就罷了好歹出個聲吧──」

  「少天,能幫我個忙嗎?」

  「還能說話嘛我還想著要不要叫救護車呢,來來來要我幫什麼先說好啊什麼搶劫放火殺人越貨的事情我可不──」

  「能扶我回房間嗎?」

  黃少天把這句話在腦裡轉了一圈,突然感受到一種強烈的危機感,環珠連砲似的嘴一下子啞了火。一直環繞在耳邊嘰嘰喳喳的聲音突然停下,引得喻文州疑惑地抬起頭,他藉著面前的鏡子看清黃少天一臉猶豫的樣子,像是想通了什麼一般無奈地笑了下。喻文州的臉很紅,嘴唇卻蒼白得詭異,黃少天模模糊糊猜出點什麼,但不敢確定。喻文州看黃少天半天沒反應,補了句「不會強迫少天做不願意的事的」,神情真摯嚴肅像是發誓似的。

  所以黃少天答應了。

  他怎麼就答應了呢?
  黃少天緊揪著身下的床單,任喻文州慢慢地安撫展開他僵硬的身體。在這個圈子被下點什麼不是稀奇事,上次是他這次是喻文州,某種方面來說真是風水輪流轉,可怎麼最後倒楣的都是他?

  「少天、放鬆……不然會很疼的。」喻文州溫柔的親吻黃少天的後頸,只見側臥在床上把臉埋在枕頭裡的黃少天猛地顫了下,卻依言放軟了身體。

  原本黃少天只打算把人放著就走的,沒想到在他把人扔到床上時卻一起被拉了過去,突如其來的舉動讓黃少天完全來不及反應,整個人和喻文州栽在一塊,喻文州趁著黃少天摔得不知南北時扣住他的下頜親了上去。有什麼東西和入侵口腔的舌一起渡了進來,黃少天反射性地要去咬,卻被喻文州先一步制住,動彈不得。那個東西很快的在黃少天嘴裡化開,意識到大事不妙的黃少天猛地一推把喻文州推開,眼一抬瞪向喻文州,「原來你一開始打得就是這種主意我告訴你──」

  「不。不是的。」喻文州輕聲打斷,「我那時候是要吐掉的……但你進來了。」

  「有什麼差別嗎結果還不是都一樣,你快放我──」黃少天掙扎著想起身卻被按了回去,喻文州有些焦躁地抓住黃少天的手臂,目光灼灼:「不一樣。」

  因為是你,只有你。
  黃少天幾乎可以從喻文州那過份熱烈的目光裡讀出這句話,他有好一小段時間腦裡都是一片空白,最後將他拉回現實的是體內蒸騰起的熱潮,無法遏止的躁動感讓黃少天忍不住大口喘息著,雙手隱隱顫抖,也是這時候他才發現壓在他身上的喻文州早已經滿頭是汗。

  「剛剛是我不對。我說過不會逼你,少天。」他輕輕撥開黃少天的額髮,將唇貼在黃少天光潔的額頭上,「我是真的喜歡你。如果不願意,就拒絕我。」

  黃少天放棄似的閉上眼睛,很快地又睜開。他小力推了推喻文州的肩膀示意他後退,然後迎著喻文州有些失落的目光撐起身體親吻喻文州的頸側。



  上一回因為藥性太強的關係,幾乎沒覺得痛。但這回比起上次清醒多了,被進入的脹和疼完完全全傳送到腦裡,黃少天把臉徹底埋進枕頭當中,把按耐不住的低喊和哀鳴都藏進去。可喻文州這時候卻溫柔地把他慢慢拉了出來,一點一點吻去黃少天臉上的汗水和零星的淚珠。

  「別悶壞了。」喻文州安撫地親了親黃少天的耳朵,「疼的話就咬我,嗯?」

  確實很疼,不過同時竄上來的還有酥麻的快意。黃少天一開始還能分神去想之前看到網路上熱烈討論的什麼同性之間肉體獲得的快感和精神上接受到的刺激兩者的落差等等,但很快地他什麼也沒辦法想了,喻文州按在他腰間的手掌燙得要命,也不知究竟是誰的體溫節節飆升。

  「好、熱……」黃少天有些暈眩,他將額頭抵在床上,大口喘著氣,喻文州這時卻猛地頂了一下,黃少天給這一下弄得哽了哽,隨即溢出一聲尾音軟綿的破碎低吟,他感覺自己的腰被抬得更高,而喻文州順勢壓得更深了些,黃少天難受地踢了踢腿,蜷起的腳趾勾著床單,弄得床面一團混亂,「喻、……你別這麼玩我……」

  「文州。」喻文州輕喘,把臉貼到黃少天汗涔涔的後背上,「乖。怕你難受呢。」

  「這樣也很難受、呃、啊──喻、嗯……」沒預料喻文州突然加快了速度,黃少天緊緊揪住被單,承受著身後越發激烈地攻擊,快感像是沒有盡頭一樣一波一波湧了上來,太過陌生的感覺讓黃少天有些驚慌,他顫抖著,掙扎著向前膝行幾步想逃開,卻被喻文州溫和卻不由分說地拖了回來,「喊文州,嗯?少天別怕。」

  喻文州一邊說著一邊捉著黃少天的腰,硬是把人翻了過來,交合的地方因外力而絞的更緊,黃少天哆嗦了下,沒攔著從唇間洩出的哀鳴。喻文州扳起黃少天的腿,掐住他的腿根,一點一點往深處壓進,喻文州的動作放的極慢,力道卻是相反的狠得要命,黃少天雙手掐著喻文州的上臂,一個勁的喘,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少天怎麼不說話。」喻文州低聲問。

  黃少天只覺得快要崩潰,他抓扒著喻文州的肩背,留下紅豔的抓痕,胡亂呢喃著:「嗚……喻、啊、哈啊──喻文、州……嗯、深──」

  「少天……」喻文州把黃少天拉了起來,緊緊摟在懷裡,體位的轉換讓喻文州突入的更深,黃少天雙腿緊繃著盤絞在喻文州的腰間,在喻文州情動地射在他體內的同時達到高潮。黃少天癱軟著伏在喻文州的肩頭,連聲音都發不出來,只有幾聲幾不可聞的綿軟低哼。

  「喻、文州……」幾乎耗盡力氣的黃少天慢騰騰地側過腦袋,貼在喻文州的耳邊說:「……文州。」




















*媽啊我覺得我要不好ㄌTT
*這兩個誰ㄚ救命
*這好直白喔不行我覺得我無臉見人
*我要去睡來逃避現實←

 2014_03_28

Comments


只對管理員顯示

08 « 2017_09 » 10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自我介紹

夜羽

Author:夜羽
*近日主全職/雙花
*副米英/青黃/自創
*趴在刀劍坑的邊緣(?

Plurk

來訪人數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


B
A
C
K

T
O

T
O
P